女帝当道:师长别拦路(赫连陌,南宫婉) 赏析古诗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7-08 09:40
上一篇:CuteNews远程PHP代码注入执行漏洞-PHP安全-PHP教程-幽默笑话 下一篇:没有了

女帝当道:师长别拦路(赫连陌,南宫婉) 赏析古诗

主角赫连陌,南宫婉小说《女帝当道:师长别拦路》是暮水涟漪最新完结的一部佳作,南宫婉本是扬名天下的一国女帝,却遭到心爱之人背叛,英年早逝,香消玉连陨……然重生归来,她却成了众人唾弃的叛臣之女……但,那又如何?仇恨,耻辱,这所有的一切,她都会亲手讨要回来!七皇子赫连陌虽为嫡子,却被家族视为眼中钉,久居深宫的他,心思无人可触。 两个心思深沉的人,会碰出怎么样的火花呢?精彩章节待买完东西天已经快黑了,简单吃了些晚饭,二人便回了家。 谢盈家坐落在较偏僻的村庄里,房屋不大,甚至还有些破烂,若不是谢盈省吃俭用偶尔帮外面的客栈洗碗赚些钱,恐怕她娘连药都没得吃了。 南宫婉是在没落之后无家可归时认识的谢盈,尽管自己也很穷,她还是愿意将家里的吃的分给南宫婉。 还没进屋,南宫婉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仓促的咳嗽声。 谢盈急忙放下手中的补品,冲进了屋里,南宫婉也跟了上去。 谢盈的母亲不过四十来岁,此时看起来却如同六十老妪,被病痛折磨的憔悴不堪。

她母亲的病已经有十多年了,现在越来越严重,神仙也难救。 南宫婉没有去打扰她母亲,也没让谢盈告诉她母亲自己来了,只是站在门口默默看着谢盈给她母亲喂饭喂药擦拭身子,一切熟练至极。 待谢盈母亲睡下,南宫婉这才在谢盈的安排下去了她母亲隔壁的屋子休息。

谢盈怕她母亲有呼唤自己听不见,便一直睡在她母亲的房间。

屋子不大,隔音却不错,谢盈母亲由于病痛,睡着时也常有呻.吟,此时南宫婉却丝毫听不见,难怪谢盈会怕自己听不见母亲的呼唤。

刚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南宫婉就察觉到屋内的气息有了些许变化。 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水,南宫婉悠然开口:“不知是何方神圣,放着大门不走,喜欢躲在别人的房梁上偷看。 ”话音刚落,黑衣男子便从房顶偏偏落地,长发随风四散,俊美的容颜上带着些许高深莫测的笑意。 “原来是公子,看来公子还惦记着对小女子的救命之恩,急着来找小女子报答了。 ”南宫婉看了一眼来人,多取了个水杯,倒上了水放在了对面的位置。 本以为自己的调笑会让男子面红耳赤,出乎意料的,男子从容不迫地在南宫婉对面坐了下来,并将那杯水一饮而尽。 “是。 ”“你——原以为公子是个谦谦公子,没想要也会这地痞流氓之术。

”本打算让这男子无所适从,南宫婉没想到最后无所适从的竟然是自己。

“在下今日冒昧前来,只是想问问姑娘千缠丝的解法,你是从哪里得来的?”男子并没有打算多做停留,直接进入了正题。

原来他竟然是为了这个而来。 南宫婉把玩着水杯,将之前说的话又说了一次:“两年前偶遇西域奇人,与他有缘,便告诉了我这解毒之法。

”“你这理由蒙骗他们还行,想骗我没那么容易。

据我调查,定国大元帅谋逆之前,南宫姑娘你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别说结识西域奇人了,连买个胭脂水粉都是下人去的。

”男子提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为什么我就不能是在家族没落之后才结识的西域奇人呢?”南宫婉反问道。

这男子长得好看是好看,就是咄咄逼人,这样的男人可没太多女人喜欢。

“家族没落之后,你流落街头,遇到谢盈并被她带到家中,而后除了去学堂读书,其余时间你都和谢盈在一起,跟她在客栈洗碗洗菜挣钱,可是连谢盈都不知道西域奇人的存在,你说我会相信你的话吗?”南宫婉放下水杯,笑眯眯地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向前靠近男子,直到两人的鼻尖都快碰到一起的时候南宫婉才停了下来,微眯着双眸,朱唇轻启,吐气如兰。

“公子如此认真地打听小女子生平事迹,不知是否是因为迷恋小女子已久,却又不知该如何接近小女子,才找了这么个理由夜闯小女子闺房?”这突如其来的暧昧让男子猛的起身后退了几步,一向平静无波的面容终于有了几分他控制不了的恼怒。 南宫婉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与表情,看着男子皱眉,随后甩袖开门离开。 “喂公子,你不是说再次相见就告诉小女子名字吗?”随着南宫婉最后一句调笑声消失在屋内,房门“砰”地一声凭空关了上,带着一股愤怒的气息。 确认那人已经走了,南宫婉刚准备收回视线,却在他坐过的凳子上发现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

拿起瓶子看了看,原来是大秦国的特产金疮药,平时也只有皇室与贵族才使用得起,以前凤瑶华每次受伤擦上这个,三日之内伤口便会愈合。 可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他不过是救过自己一次的陌生人,为什么会送给自己呢?南宫婉恢复正常坐姿,神色变得认真了起来。 经过两次照面,南宫婉依然看不透这个男子的来路。

不管她是礼貌还是戏谑,这个男子都不会因任何情绪而表达出任何目的,第一次救了她的命,这一次却又为千缠丝解法而来,这二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联系。

凭借着凤瑶华曾经的阅历,她居然都没有见过这个男子,看来大千世界,还是有许多势力是不在凤瑶华的掌控之中的啊。 大概是伤好了许多的缘故,一夜无梦。

一醒来便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这让南宫婉不免有些恼怒。 谢盈也被这些吵闹声惊醒了,安慰好担忧的母亲之后,便来寻了南宫婉一同出去查看。

刚一打开大门,一个椭圆形的东西便朝着南宫婉飞了过来,南宫婉下意识地伸手一挡,便将那东西按照来时的轨迹再次拍了回去。

椭圆形的东西落在徐玉娇的额头上,“啪”地一声砸了个粉碎。 徐玉娇没想到南宫婉会出手,一把抹掉满脸的鸡蛋液,也不顾红肿的额头,便开始破口大骂。

“南宫婉,你个贱人竟然敢打我!都给我砸!”顿时,徐玉娇带来的那些纨绔子弟们纷纷拿起臭鸡蛋烂菜叶朝着南宫婉和谢盈砸了过来。

看着密密麻麻的“武器”朝着自己而来,南宫婉一把拉过谢盈,赶紧躲进了门后面。 鸡蛋和菜叶全部砸在了门上,徐玉娇的叫骂声不断传来。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