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第十一次直播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5-15 22:41
上一篇:第41章 论一杆枪的心理 下一篇:第424章 最后一班列车

  鬼母没有去追陆尘,安静守在王语身边,我不敢打扰她们母子,一个人悄悄进入实验楼内。   原本肆虐的阴气已经消散,我带着一抹微笑走到墙角,钟九捂着肚子上的伤口,十分警惕的看着我:“你居然还没死?”  “是啊,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我手指轻轻抚摸鬼环玉珠,将欲鬼召出。

  “你什么意思?”钟九感觉有些不妙。

  “我的意思是你是个好人。 ”朝欲鬼挥手,渴望鲜血,被欲望支配的九号早就按耐不住了,双手指甲变长,好像抓着十把餐刀一般扑向钟九。   “少主呢?陆尘大师兄呢?高健,你敢杀我,妙真道定和你不死不休!”钟九竭力叫喊,连续吐出几口血来。

  我摇了摇头,欣赏着欲鬼的杀戮盛宴:“我才没有杀你,杀你的是鬼母,我只是自卫反击不小心伤到了你而已。

”  在动手之前,我已经想好借口,把一切推到鬼母身上,相信鬼母大人是不会介意的。   钟九死后,我走出实验楼,让我惊讶的是校园内浓郁的阴气已经散去,鬼母也不见了踪影,不知是去追赶陆尘,还是准备暂避风头,躲藏了起来。

  我抱起倒在地上的王语,他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双眼圆睁,麻木无神,只是眼角有些湿润,挂着一丝晶莹。   没有人能走近他的内心,谁也不清楚他现在正在想些什么,我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势,发现只是一些皮外伤,阴气已经被全部排出体内:“有个鬼母作为母亲,真不知道是你的幸运,还是不幸。

”  最后看了一眼陆谨的尸体,我带着王语头也不回走出新沪高中。   校园里动静极大,二狗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一直躲在门口随时准备回来拼命,他们能有这份心,就足以让我感动:“已经结束了,回家吧。 ”  回到静樱疗养院,我安排王语睡下,又给二狗他们检查了一遍身体,驱逐出体内大部分阴气才让他们离开。

  在疗养院里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我刚走出院子就看到二狗带着他的兄弟们开着面包车堵到我门口,那阵仗把疗养院里的保安都吓的够呛。

  “你们这是准备干什么?”我看着整整齐齐站成一排的几人,有些纳闷,最后还是二狗走了出来。   “健哥,昨天晚上那事就像是给我们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我们现在才知道自己只是井底之蛙,所以我们商量了一晚上,一致决定要跟你学艺!”二狗没有嬉皮笑脸,很少见的用一种极为认真的口吻说道。

  “学艺?”我哑然失笑,看着几人不仅把头发剃短了,服装也全部统一,一个个跟刚入伍的新兵一样:“你们就算是想学,我也没办法教啊。 ”  从阴间秀场兑换的功法大多是当世一些门派的镇派心法,经过妙真道这事我已经明白,偷学功法等于动摇一派根基,这是完全无法调和的矛盾,所以我不能害了二狗他们。

阴阳鬼术倒是可以给他们修习,不过鬼术副作用极大,常年跟阴气打交道,修炼鬼术幽冥之人,都不会太长寿。   “健哥,你就随便教我们个一招半式,万一下次再出事我们也能帮你不是?”  “是啊,健哥。 以后你让我们往东,我们绝不往西!”  “现在想想我小时候还被鬼压床过,这我要是会道术,指不定谁压谁呢!”  几人七嘴八舌说了起来,幻想着会了道术以后的种种场景,我听了也只是摇头,心里慢慢明白了为何各大山门对心法道术符箓的修习要求那么严格,修法必先修心,法只是道的一种,纯粹为了法而去修道,那最终只会步入歧途。

  “这样吧,我会尽量给大家想办法,你们暂时先练习崩拳,贪多嚼不烂,等你们都练出了内劲,我再传你们道家内功心法。

”我在梦中全力挥拳几万次才练出内劲,想要在现实里练出内劲,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可能。

  几人略有失望,不过很快就打起了精神,风风火火的开着面包车离开,不知准备到哪里练拳去了。   “年轻真好。

”我回到屋内,白起懒洋洋的趴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晃着尾巴。 身上缠有绷带的王语则拿着水笔坐在桌边,全神贯注的画画。

  “王语,在画什么呢?”我笑着走过去,没想到这孩子看我过来,拿起画纸就跑,根本不让我看。

  “这家伙。

”笑容慢慢逝去,其实在他拿起画纸的时候,我已经用判眼看到,那纸上画着的正是鬼母。   黑云压顶,她站在高楼之上,黑发狂舞,伸手触摸到了天空。

  “画的真像。 ”  ……  独自离开静樱疗养院,回到汀棠路,比起静樱疗养院我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店比较舒服。   刚走到店门口,我就看到一个蓝衣道士在街头徘徊:“冷道长?你是来讨要米坛香炉的吗?”  我买了早点,手里提着包子、油条:“要不进来坐坐?”  冷青玄看见我就好像看见了鬼一样,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你……没死?”  我一头黑线:“大清早的,你说什么胡话?要来点包子吗?”  “不用了。

”冷青玄挥了挥袖子,上下打量着我:“陆尘、陆谨师兄弟彻夜未归,我有些担心,他们之前说要去找你,不知……”  “哦,陆谨死了,陆尘估计也悬。 ”我旁若无人的吃着包子:“昨天他们把我带到新沪高中进行诛心问道,结果鬼母出现,妙真道的两位高徒,义薄云天。

陆谨战死,陆尘孤身引走鬼母,此等舍己为人之举,实在是让人钦佩!”  冷青玄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你没有骗我?此次茅山和妙真道同时来江城,如果妙真道友出事,我免不了会被师门询问。

”  “到时候还希望冷道长能多为在下美言几句,此次妙真道友出事,我心中实在愧疚,寝食难安,精神压力极大,我就不留你了,恕不远送!”咽下嘴里的包子,我打开店门进入其中,耳边还能听见冷青玄的低语。

  “寝食难安还吃的满嘴流油?罢了,我还是早些回山复命,陆谨乃妙真道九代弟子第一人,被道正视如己出,他的死恐怕会在江城引起一场大地震,谁也无法独善其身。 ”  我也不知道冷青玄这番话是不是故意说给我听得,等我拿着香炉再走出来时,这位茅山阴师早已走远:“诛心问道过后,妙真道应该不会怀疑我偷学妙真心法,只不过他们和鬼母之间恐怕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  心里为鬼母担忧,不过我也知道自己这份担忧完全是多余的,我和鬼母那个等级相差太远,这差距不是几张符箓或者外力计谋能够弥补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不再耽误时间,回到屋内修炼妙真心法,增强阳脉,为今晚的第十一次直播做准备。

  ……  窗外刮进来冷风,现在已经步入秋季,天黑的越来越早,黑夜时间变长,这对我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结束一天的修炼,吃过晚饭后,我将所有直播工具装好,拿着阴间秀场的大屏手机安心等待。

  指针交错,八点了。   淡淡的冷光照在我脸上,我看着屏幕中倒映的自己,脸色苍白但是却坚定冷静。   “喂?”  “你是高健吗?”  “是我。 ”  “我们之前见过面,你能不能将我从这里带出去?”  “你现在在哪?”  “我……在井里。

”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