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锦衣卫第两千四百七十章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7-11 12:50
上一篇:夏季如何预防宝宝皮肤过敏 下一篇:没有了

网游之锦衣卫第两千四百七十章

  兴许是攻略夏州盐州太过顺利,西夏五万大军,杀入灵州之后,完全没有怀疑,任得敬军队,竟然会诱敌深入。 任得敬最精锐的部队,和西夏五万人马打了一场之后,便开始撤退,西夏平叛大军,立即追击。   不过任得敬的这支部队,可是其起家的精锐,训练多年,并没有一击即溃,虽是撤退也是非常有章法的,引着西夏大军,一直来到了一片峡谷地带。   到达峡谷地带之后,任得敬的军队不在撤退,反而摆出了非常标准的防御阵型,草原骑兵经验非常的丰富,见到任得敬士兵摆出的长枪阵,立即展开了进攻。   长枪长矛结阵虽然可以克制骑兵,但事实是,长矛兵只是用来抵抗骑兵冲锋的,他们是防御性的,而且一旦失去阵型,就逃不出被骑兵消灭的必然后果,就像一面盾牌一样,你总不能说有了盾牌就算。 长矛兵是用来防御,而不是用来克制骑兵的兵种,事实上,在适合战马奔驰的地方,根本没有克制骑兵的步兵,对付骑兵的从来只有骑兵。

  然而就在草原骑兵发动冲锋之后,前方结阵的任得敬军队,突然散开了阵型,只见后面一批全身着甲的重骑兵,率领一大批轻骑兵从后面冲锋过来。

  西北军大惊失色,波斯弓箭手立即射击想要支援一下,草原骑兵,但波斯的弓箭穿透力根本无法穿透血衣卫的黄金甲,后面的波斯人,眼睁睁的看着两千重骑兵,冲进了草原骑兵阵型之中。   草原骑兵想要拉开阵型,争取一些迂回的空间,却发现峡谷之中,根本没有他们的迂回的空间,血衣卫一波冲锋,直接将草原人的阵型切的七零八落。

  草原人倒也反应迅速,立即调整阵型,可惜还没等他们再次调整,后面的中原轻骑兵已经杀到了。

  “攻其两翼!”  面对早有准备的曾易等人,草原骑兵根本无法发挥出其最擅长的骑射能力,再加上血衣卫重骑兵的仿佛冲锋,切割其阵型,草原骑兵打的那叫一个憋屈。

  “撤退!”终于,草原人受不了了,选择了撤退,一看敌人要撤退,任得敬的士兵和中原那些轻骑兵忍不住,就要追击,接过迎面就撞上了波斯人的箭雨。   “别追了!”  曾易等人头脑非常清醒,波斯人弓箭穿透力确实不行,但那是相对于血衣卫重骑兵的盔甲来说的,相对只装备了轻甲皮甲的中原轻骑兵和任得敬的部队,波斯人的弓箭穿透力可是足够的,这样贸然追上去,可是要吃大亏的!  “尼大人,为何不追了啊?这是消灭敌人的大好机会啊!”  “不能在追了,敌人的实力可不若!只要他们离开峡谷,有了足够迂回的空间,我手下的重骑兵,也没有太大的优势!如此贸然追击,可是要吃大亏的!”  任得敬出身行伍,能爬到现在,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叹了口气忍不住说道:“哎,大好的机会啊!没有想到草原骑兵,经验如此丰富!”  “将军也不比可惜,此番战斗,消灭敌骑兵过万,基本打残了敌人的骑兵部队,也算是达到了战略目标了!”  其实要算起伤亡来,双方只能说半斤八两,草原骑兵损失了上万人马,曾易他们这边损失也不下一万,不过草原人损失的大部分都是骑兵,而曾易他们这边,损失的主要是诱敌深入时的步兵。

对于任得敬而言这是大赚的!  这场战斗,成功的阻击住了西夏这支,草原和波斯支援而来的部队,成功的打击了其嚣张的气焰,不出曾易所料,后面几天时间,这支军队,再也不敢肆无忌惮的进攻了。   这也让任得敬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损失了两州,只剩下老巢灵州,一部分还已经被西夏占据,任得敬的形势依然十分危险。   “尼大人,不知咱们中原西北大军何时,才能展开反攻啊?”  此时的任得敬已经完全不在现什么楚王的美梦了,如此下去,别说什么楚王了,如果中原大军迟迟不展开反攻,他这老巢都不一定保得住了。

现在任得敬的全部希望都放在了中原西北大军上。

  “将军不要着急,您应该清楚,涉及几十万大军的战役,可不是说干就能干的,必须的等待时机,目前西北大军正在积极准备,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展开全线反攻!”  “可,可现在的机会就不错啊,西夏内部空虚,又有咱们配合,里应外合,定能一局击溃西夏!”看得出来,任得敬现在是真的着急了。   其实任得敬老巢经营这么多年,并不是没有实力,但如此强度的战事,已经快要掏空任得敬的口袋了,在这么下去,他真的担心自己会顶不住,先破产了,到时候发不出军饷,别说击溃西夏人了,估计他的那些兵先兵变了。

  “将军,朝廷是从全局出发来考虑问题的,虽然看似现在机会不错,但朝廷要考虑的问题还有有很多!除了西夏,还要考虑草原和波斯的问题,要知道朝廷面对的可不止西夏,还有波斯和草原这两大帝国!”  “哎,我是怕咱们坚持不了多久啊,战争消耗实在太大了,如今我只剩下一个灵州,实在没有办法和西夏打持久战。 ”  “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将军也不用担心,在坚持坚持,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有办法的,只要坚持到中原大军反攻,便是将军再次崛起的开始!”  如果熟悉曾易的人,其实完全能听出来,曾易是在忽悠任得敬,曾易从来也没有真的重视过任得敬,自始至终都不过是糊弄他罢了,甚至都没有上奏过朝廷,朝廷也从没有给任得敬任何承诺,相比明教,任得敬完全就是一颗棋子。

  原本的任得敬多少还有些价值,不过随着其实力越来越弱,价值越越来越低,哪怕中原大军反攻,他也难以重塑辉煌了。

  :。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