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回 联手对凶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7-14 09:59
上一篇:草房子读后感800字 - 读后感800字 下一篇:没有了

第一千零八回 联手对凶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紧紧地咬着牙关,他现在也已经是全力施为,屈彩凤的别离剑已经舞得如旋风闪电一般,快得人影都不见,转马灯似地绕着英布的侧后方厮杀,从右边杀到背后,又从背后杀到左侧。 可是英布却是头都不扭一下,在右侧用短刀,左侧用长刀,绕到背后则是短刀飞出,御刀攻击,他的一长一短两柄玄冰刀,上下翻飞,如同片片雪舞,招数却是奇妙诡异,往往从不可思议的地方横出攻击,饶是屈彩凤这样的绝世高手,都有好几次应接不暇,险些受伤,原本还可以欺近到英布的身前三尺距离内与他近身肉搏,可是越打越是被他逼出圈外,现在基本上已经给逼出一丈左右的距离,完全与他一手操纵,在空中飞舞的御刀相抗了。

李沧行的心中心急如焚,他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却仍然不能向前推进哪怕是半寸,只是对面的英布,脸上也是汗水涔涔而下,显然已经是全力施为,他的右手之中,生出一条淡淡的白气,牵着那短刃玄冰刀的刀柄,几乎如同活物一般,给那柄短刀注入了生命与灵气,在空中如灵蛇狂舞,分袭屈彩凤的周身要穴,顷刻之间,已过三百多招,居然在屈彩凤使出了浑身解数后,仍然把她逼得连连后退,守多攻少。

英布的脸上突然闪出了一丝笑意:“不错不错,李沧行,你的这个同伴,是老子上辈子也没有见过的厉害角色,想不到女人中竟然也有如此高手,怪我刚才失敬了,屈什么的女侠,你叫什么,能再报一下大名吗?”屈彩凤银牙紧咬,一招天狼罗旋舞,向后连旋三个大圈,别离剑绕着周身。

滴溜溜地转了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圈子,连续七声刀剑相击的声音,那鬼魅一般的玄冰短刃,终于被击地暴退三丈之余。

停在空中不动。 而别离剑身上,则凝结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冰霜,屈彩凤的眼中绿芒一闪,别离剑身上红气一下子灌了进去,剑身上那层淡淡的白霜。 被蒸发成了一团水汽,涔涔地飘起。 屈彩凤摆开了狼伏草原的守势,朗声道:“老娘姓屈,名彩凤,彩色的彩,凤凰的凤,英布,你可要记好了!”英布哈哈一笑:“好,很好,果然不让须眉。

你若是在秦末乱世中,必能青史留名。

怎么样,干脆别跟这小子了,我看这小子木得很,要不然跟了我英布吧,跟我一起打天下,我若为皇帝,就让你当皇后,如何?”屈彩凤恨恨地向地上啐了一口:“一千七百年也改不了你嘴里的那股子臭气,老匹夫。 拿命来!”别离剑舞起滚滚刀浪,人剑合一,化为粉色狼形,重新向上扑击而去。

而那刚才悬停在半空中的玄冰短刃,也是如同一只狮子的利爪一般,重新向着这头粉色的母狼扑了过去。

英布刚才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李沧行,这会儿他摇了摇头:“李沧行,你小子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你的女人给老子这样调戏。

你居然也不激动?”李沧行冷冷地震起胸腔,密道:“要是你说个话就能心想事成,你早就把刘邦骂死了,英布,这种激怒人的小把戏,最好别在我们面前使,都是老江湖了,哪可能上你的当?我家彩凤不过是因为运气不好,拿手的家伙没带来罢了,她现在拿的是短剑,用的却是刀招,这才能让人一只手挡下,若是她换成两仪剑法,只怕你现在就招架不住了!”李沧行的言语,似是说给英布听,可却是在提醒屈彩凤,一来警告她千万不能因怨生气,刀法浮躁抢攻,以给这老贼可乘之机,他刚才言语相激,明显是想让屈彩凤在愤怒中露出破绽,好一击而胜。 二来更是提醒她,以别离剑很难发挥出天狼刀法霸道凶狠的威力,当务之急,不如转为两仪剑法应对,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没准可以发挥奇效。 屈彩凤何等的聪明,刚才也只是为了解开李沧行的困境,情急之下,拿出最熟悉的天狼刀法狂攻不止,但一来她习惯了双手用刀,现在左手空空如也,右手也不过是两尺出头的别离短剑,这把剑本就适合与短距离的突刺,专门为幻影无形这样的剑法所设置,要求使用者身形诡异,走位飘忽,甚至可能游走上半个时辰才出一剑,这根本就不是屈彩凤熟悉的打法,以短剑硬挡这上古神兵玄冰刃,即使是在圈外对付御刀之术,也是不占优势,反而给越逼越远。

但李沧行的话一下子就点醒了她,屈彩凤手中的别离剑,突然变得如挽千斤,缓缓地在身前划了一个光环,整个前方的空气与内力,都急速地向这个光环中运转,就连在空中飞击的玄冰短刃,也被这一个两仪气旋所吸引,在空中生生地一拐弯,横着就行这气圈中飞去。 英布的脸色一变,他生于秦汉之交,那时候还没有人创出过太极,两仪之类的剑法,这种看似绵软缓慢,但柔性十足,可以借力打力的剑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过,虽然也曾跟几个道门高手交过手,也见识过一些绵性剑法,但是春秋时的剑法路数,与武当派的这种剑法完全不是一个路子,一时之间,不禁手忙脚乱起来,完全不如开始时的沉稳扎实,御刀的时候几次都险些被屈彩凤的两仪剑法带入两仪光圈之中不能自拔。

屈彩凤眼见一击得手,占得了上风,那刚才神出鬼没,在空中到处飞舞的玄冰短刃,几次三番地生生给自己的两仪光环吸过来,甚至有两次差点能绞断玄冰短刃后的那股子白色气链,而她也由原来离英布超过一丈二尺的距离,渐渐地又逼近到英布的五尺左右距离了,甚至可以隐隐约约地看清一团冰雪真气之中,他那一身凝结成冰的甲叶子。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