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6-13 18:28
上一篇: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下一篇:没有了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正文第三章反咬一口[更新时间]2018-11-0110:24:48[字数]2107裴琬冷冷的攥住手:“好,我答应你。

”裴嫣然听闻这话想要出声阻拦,却不想裴荣昌大手一挥阻止了她,众人将裴母送去了法医院,所有人都被阻拦在外。 裴琬硬挺的站在原地,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检查室,整整四五个小时,法医拿着报告出来了。

“如何?”清冷的嗓音蓦地出现,陆凛出现在众人的身后。

“陆先生,尸检结果证明,裴太太是死于缺氧,但是因为她生前已经病重,所以不能排除是因为她自身的身体技能衰竭导致的无法吸氧。 ”法医十分严谨,“人为为这样病重的病人给氧,本身也有患者自身的身体机能原因。 ”什么?裴琬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她喉咙一阵干痛,根本不能相信这样的尸检结果,艰难的启唇:“所以?”“所以,这些证据不足以表明,裴太太是死于谋杀。

”法医字字清冷。

“这不可能!就算是呼吸衰竭,那也有可能是别人拔掉了我母亲的呼吸机!”裴琬激动上前,指着裴荣昌一家,激动的拔高了声音:“你们,敢不敢对天发誓没有对我母亲做任何事情吗?”“我为什么要发誓?!”裴荣昌也拔高了声音,理直气壮的昂头,脸色冷厉:“如果不是我们,她就连去重症监护室的机会都没有,早就死了好几回了!”他冷哼一声,指着裴琬的鼻子怒诘道:“我们养了你们母女那么多年,今天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对得起我们吗?”“简直就是白眼狼!”裴嫣然阴郁的暗暗出声,“裴琬,你在我家白吃白喝那么多年,你也不想想,你有什么脸在这里指责我们?”白眼狼?!裴琬切齿,怒极反笑,冷冷的嗤嘲出声:“是啊,多亏大伯一家,如果不是你们,只怕我们一家确实沦落不到今天的地步。 ”她脸色冷硬的逼近了两步,眼底是掩盖不住的讥诮恨意:“当初,我父亲创业,艰苦十几载创建了裴氏,如果没有我爸,裴家会有今天的家业么?”“你信口雌黄!”裴嫣然气急,惊恼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当年要是我没有我爸,裴氏能有入驻资金?”“如果你们不是见到裴氏日益壮大,我这个好大伯会出一分钱么?”裴琬不甘示弱,讥讽的开口,“父亲念及旧情让你们用最少的资金拿到了裴氏近百分二十的股份,可是他才去世三年,我们母女两个就被股东除了名,受尽了冷眼和欺辱,现在我母亲甚至都死的不明不白,白眼狼这个称号,我可真是受不起啊!”“你……!”裴嫣然气得干瞪眼,却被裴荣昌拽住。

“裴琬,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是你说的,如果尸检没有问题,你就要下跪道歉!”裴荣昌阴着脸寒声道:“这些年你就算鲁莽不懂事我们也容忍了你很多次,这一次,你自己说的话,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去兑现!”“呵,”裴琬冷嘲出声,她夺过法医手里的尸检报告,指着上面的结果冷声开口:“尸检结果虽然不能证明你们直接动了手脚,可是我母亲的死因依旧没有查明,你们根本撇不清嫌疑,我为什么要道歉?”裴荣昌脸色发黑的愠怒:“那你想怎么样?!”“我要报案!”她一字一顿的开口,“在真相查明之前,你们,所有人都不准碰我母亲一根头发!”“放肆!”裴荣昌已然怒不可遏,扬起手就要打。 然而这一次,他的手却被稳稳的捏在了半空中。 “裴总,是当我不在么?”陆凛清清冷冷的开口,语气听不出什么平仄,却掷地有声。 裴荣昌冷哼一声甩开陆凛的手,阴着脸:“陆总,你也看到了,这丫头实在是不像话,我作为长辈,有权利教育她!”“哦……”陆凛仿佛后知后觉似的,凉凉的挑唇拉长声音道:“真是可惜了,我陆凛这个人,既护短又不讲道理,既然裴琬现在是我未婚妻,那么教育她的人,就要先经过我的允许。

”他说的轻飘飘,却字字铿锵有力,金科玉律。 裴琬身后攥紧的手松了又紧,陆凛的话实在太护犊子,几乎让她生出了半分错觉。

仿佛,他是真心护着自己的……她恍惚的拧眉让自己清醒过来,就听到裴荣昌异常恼怒的声音:“陆凛,你不要太过分,多管闲事是没有好下场的!”多管闲事的……下场么?陆凛笑了,唇形优美的勾起一个薄凉而又邪肆的冷笑,他大手捏上裴琬纤细的肩头,声音幽幽:“裴总,这是要威胁我了?”裴荣昌脸色一震,冷哼一声强做镇定:“陆凛,你让开,我不想跟你有冲突。

”“呵~”陆凛萧冷的一绾唇,“看来,裴总是要跟我叫板了,真是太可惜了,你,分错了地方叫板。

”他修长的手指一抬,裴家人的身后顿时窜出几抹身手矫健的身影,保镖们训练有素,不过几十秒的功夫就把裴家的人牢牢的控制住了。 裴嫣然惊恐的后退,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大约因为她是个女人,所以并没有保镖将她怎么样,她却惊颤如鹌鹑一般瑟缩到一边。 陆凛云淡风轻的弹了一下手指,淡淡道:“丢出去!”“陆凛——!!”裴荣昌根本来不及叫嚣,便被身强体壮的保镖们拖着拽了出去。

整个场面控制的又快又猛,不过三两分钟,走廊中便只剩下陆凛与裴琬。 法医颔首转身离开,裴琬才堪堪的暗暗松了口气。 “事情我帮你解决了,你承诺的,自己去做。 ”陆凛清清凉凉的嗓音开了腔,松开了她的肩膀,却不想裴琬抓住了他的大手。

“我……我母亲的死因还没有查明,你就当好人做到底?”陆凛笑了,冷漠而不近人情:“你让我帮你调查死因,我已经请了法医做了尸检,难道还不算调查清楚?”裴琬有些绝望,陆凛这是在跟她玩儿文字游戏!“就当……在帮我一次,好不好?”她恳切的仰望着男人的侧脸,那冷硬的轮廓让她下面的话说的极其艰难,“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很无耻,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本月热点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文明从我做起(共10篇)

本站

文明交通伴我行(共10篇)

本站

文明交通从我做起(共10篇)

本站

文明交通 人人幸福450字

本站

文明之路从我做起作文800字

本站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