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6-13 18:28
上一篇:孕妇梦见蛇变成龙飞上天 情感文稿 下一篇:没有了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正文第六章送上门来[更新时间]2018-11-1010:09:01[字数]2189裴琬撩拨的抚上陆凛健壮的手臂,颇有娇嗔的道:“陆先生,你还喜欢吗?”陆凛冷嗤的笑如同嗜血,手下兀的加大了力量,薄唇吐字犀利如刀:“你就不怕我掐死你?”“你舍得吗?”她吐字有点儿艰难,一手摸着他的手腕,小脚却不安分的在水底搭到了他的腿上,有意无意的摩挲着。

陆凛眸色深了一层,眼底隐喻的情绪在翻滚,手下轻缓放下来,裴琬抓住机会,栖身凑近靠上他的肩头:“陆先生,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是。

”“我们……水到……渠成……”她圆润的十指在他的胸口跳舞般的轻点,一路向下,没入水中,一点点的向那敏感的部位划去,却被大手一把攥住,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裴琬,我真是低估你了。

”陆凛深深吸气,长眸低垂染上一丝丝深沉,他挑起她的下颔,深深的看着那张千娇百媚的小脸,声音低沉:“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说话间站起身,拦腰将她打横抱起,裴琬低低惊呼出声,只因两人皆是赤裸相见,不由得倏地红了脸,陆凛眼角余光扫到冷哼一声,扯过浴巾随手一遮,下一秒,她就被推倒到床上。

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混合着沐浴的味道,陆凛幽暗的长眸盯着身下的小女人,豪不留情的将浴巾扯开,昏黄的床头灯笼罩在裴琬如丝绸一样的肌肤上,吹弹可破的牛奶白也变得更加可口诱人。 “等……等一下,不要看!”裴琬脸一红,眼疾手快的捂上男人的眼睛,另一只手揽上男人的脖子,朱唇凑上前去,青涩的摩挲亲吻。

那唇嫩的不可思议,缠绕上冰冷的薄唇,几乎瞬间就被吞并,陆凛只觉得有股火热窜上,实在没有耐心再忍受她那毫无技巧的吻,大手钳住她的下颔,强迫她张开嘴,便强势的入侵。

裴琬万万没有料到会被反客为主,她挣扎几下却纹丝不动,只好由着他霸道冷硬的侵蚀,小脚一勾缠上他精壮的腰身,膝盖一曲,狠狠的朝着他两-腿之间顶去。

“啪!”不大不小的声音,大手一把攥住了裴琬细细的脚踝,滚热的如同炭火一般。

“你……你弄疼我了,放开我!”裴琬慌了,没想到会发展的这么快,她只是想留下监控的证据而已!“害怕了?”陆凛眼神幽冷的居高临下,冷笑一声压下她的腿,毫不留情的掰成一个羞辱的姿势,声音狠绝:“晚了!”话音刚落,人便栖身而上!裴琬已然仓皇失措,她颤抖着想要挣扎却被陆凛压得死死的,慌乱中一把抓伤床头柜的灯,抬手狠狠的砸向身上的兽欲男人。

“砰!”金属色的台灯混合着男人的闷哼,陆凛的身形一顿,裴琬只觉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滴到了她的脸上,下一秒,那伟岸的身形便倒在了她的身上。 她心口砰砰乱跳,疾疾的喘着气,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惊魂未定的将身上的男人推开,就见到陆凛俊朗的额头已经有了一块硬币大小的创口,长眸紧闭,人已然昏厥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裴琬颤抖着手用手帕捂住陆凛伤口,又惊又惧之下竟然两次都没有放准。 她暗骂一声,匆忙进了卫生间冲洗手上的血迹,再衣衫不整的跑到房门前,临走前犹疑了片刻,最终还是用陆凛的手机拨通了120。 对不起了,陆凛。

裴琬丢下手机转身冲出门外,对着监控的方向,一边哭喊一边叫道:“救命!救命啊!”第二天,陆凛桃色新闻便传遍了A城的大街小巷,微博头条排上了前三。

陆家,正厅。 iPad被狠狠摔到地上,屏幕瞬间龟裂成了蛛网。

“实在太不像话了!”震怒的声音苍老而有力,中气十足。

陆凛才谈进门,就踩到了玻璃碴上,佣人匆忙提醒上前打扫,他摆了摆手款步上前。

“爷爷。 ”低沉的嗓音,根本听不出任何的慌张。 “你还有脸回来?!”陆涅庭暴怒中推倒佣人才奉上的茶水,滚热的热水飞溅到了陆凛的衣角。

他纹丝不动的身形岿然如泰山,波澜不惊的抬眸:“发生了什么?”“你居然不知道?你还是装不知道?”陆涅庭气得脸红脖子粗,指着一边的电视,“你昨晚都干了些什么?”干了什么?陆凛淡淡扯唇,额头还有些隐隐的作痛,虽然已经处理过被头发遮盖,可依旧让他觉的有点不舒服的挑眉,说的轻描淡写,“昨晚?干了一个女人。

”“你……!”陆涅庭吹胡子瞪眼,一巴掌重重的拍到桌子上,“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出了这种丑闻居然还有脸在这说这样的话?”他顺手拿起新送上来的视频证据,里面是一抹娇俏的身影从套房中跑出,很快便有记者蜂拥而上。 “你可真是给我长脸!”陆涅庭气得粗粗喘气,狠狠的戳着视频上陆凛随后走出来的身影质问道:“你说,你打算怎么办?”修长的手指拨弄了一下视频,陆凛神色微微厌冷,“做都做了,这种新闻又不是第一次了。

”“一个女人想要做一些文章,攀上关系而已。 ”“做文章?”陆涅庭冷笑一声,“这可不是随便能攀上的关系!”他大手一挥,吩咐身边的人道:“把裴家那个丫头带上来!”陆凛眉心一紧,侧首,果不其然的见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裴琬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虚掩着脖颈间的一些暧昧的痕迹,她不卑不亢的走到陆涅庭的面前,弯了弯腰。 “陆爷爷,我是裴琬。

”陆涅庭重新坐到座位上,一脸冷厉:“你说,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陆凛发生了关系。

”裴琬耳根微微发烫,扯下脖颈间围着的围脖,上面的吻痕惊心动魄,她红透了脸,微微窘迫。

“你还有什么话说?”陆涅庭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凛,从身畔拿出一个盒子摔到桌子上,“这上面的照片你可认识?”陆凛眼眸冷淡一扫,盒子里摔出了黄铜的项链,他微微眯眸,应了声:“嗯。 ”“你口口声声跟我说不要包办婚姻,这是当年你奶奶当初给裴家的承诺,许一门婚事,可是你,你早就找到裴家的女儿了,为什么不说?!”陆涅庭气得不轻,满布皱纹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你怎么花天酒地我不管,可是裴家的女儿,你非娶不可!”。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