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长篇科幻小说】《天上的耶路撒冷之帖木儿前传》(第2页)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7-10 11:41
上一篇:2016最新版经典yy签名大全 网络最流行的yy短语 下一篇:没有了

【系列长篇科幻小说】《天上的耶路撒冷之帖木儿前传》(第2页)

  这是一个冷冬,阳光格外暖,冰冷湖面的空气也格外清新,叶的咖啡色显出浓重的颜料质感,使湖边的公园更像一幅画。

  帖木儿还是习惯的一身灰衣,他的身体还是那么修长。 他的脸是最后两天调整的,仔细看和原来的形象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瘦削的面庞、坚挺的颧骨和匕首一般的下巴。 他的眉毛、眼睛都做了调整,看上去更西方化,也更秀气一些。

他的手一直没离开爱丽丝的手,很轻,但他的五根手指始终贴在爱丽丝的手上,要挣脱,似乎也是不容易的。

但爱丽丝对这一切却很适应,对她来说,无论是帖木儿,还是眼前的这一片户外世界,她都有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

帖木儿能感受到她的体温有轻微的升高,那是大量数据吸收、学习、整理引起的能耗反应。   在看到爱丽丝的第一眼,他就惊讶于华生他们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制作出同慕尼黑的那位“爱丽丝”外形相似度这么高,且同时具备白银级硬件、黄金级软件水平的智能特工。 这样一个考虑,帖木儿猜是华生策划并坚持下来的,维坎德应该对这种做法是有保留意见的,但华生总能说服这位固执的女局长。

事实是,帖木儿同爱丽丝站在一起,很舒服,也很协调。

  爱丽丝的身材也很修长,和帖木儿站在一起,牵着手走在公园里,回头率很高。

  “被这么多人看到我们,是不好的。 ”爱丽丝说。

  “我们要学会成为普通人,让我们的一切在常规数据系统里容易被调取会有利于任务执行。 你第一次出门,我又刚换了身份,需要出来晒一晒,让人们留下我们的数据,这样,明天在布哈拉罕斯坦,质疑我们的人起码能在公共数据库里能看到我们。 ”帖木儿说,“他们把你做的太像那个慕尼黑女孩,在这个时刻,她或许也在路上走,刚好可以体现数据区别,让公共社会去区别你们两个人。 ”  “局里已经提前把我们的数据传送进了公共系统,只靠今天晒一晒,似乎改变不了什么。

”爱丽丝一边这么说,一边却将纤细的手指扣在了帖木儿的手背上。

  “局里的数据只能伪造我们的人生,而我们却在此刻开始要共同去执行任务,我们应该是恋人,三个月前认识,但在数据里却没有体现一起逛公园的信息,这不太合常理。

”帖木儿已经把爱丽丝牵到了湖边的一条长椅边,两人的手分开,坐了下来,爱丽丝甚至主动将身体靠近了帖木儿。   帖木儿:“最早几次执行任务,华生都会带我来到这湖边和我交代任务执行的一些细节。

后来不需要他交代了,我就自己过来坐坐。

今天,你需要和我交代什么呢?”  爱丽丝:“行动方案今天早上已经发给你了。

”  帖木儿:“行动方案里没有你。

”  爱丽丝:“行动方案里无非多了我这个人,其他和原来的方案都一样。

我俩的关联报告你应该已经收到了。 ”  帖木儿:“是的。 我们昨天拍下了布哈拉罕斯坦的塞尔柱市中心的一家餐厅——因为那边正在打仗,所以价格很低。

然后我们明天凌晨就会赶到那里接手这个餐厅,很浪漫也很疯狂。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爱丽丝:“我们深深的相爱,都觉得需要共同拥有一家餐厅,如果在战火中,那样更浪漫。 而且,你在这次行动中的名字是都蓝,突厥的后裔,你属于那里。

而我是你在美国认识的小女孩,擅长厨艺,从小就梦想嫁给一个餐厅老板。

”  帖木儿:“我们先去接手餐厅,然后我在明天当地时间中午11点前赶到塞尔柱监狱,等‘毒蟾’出来,你在餐厅等我。 ”  爱丽丝:“你觉得你能应付?”  帖木儿:“关键问题在于你应付不了黄金级的智能恐怖分子,如果你和我一道去,只会拖累我,我可不想为第二个爱丽丝挡枪了。 相反,那个餐厅作为我们的撤离点很重要。

”  爱丽丝:“行动方案里没有说餐厅是撤离点。 ”  帖木儿:“行动方案里就没有提撤离点。 ”  爱丽丝:“行动方案里明确你救出‘毒蟾’后会通知撤离点的位置。

”  帖木儿:“我近十二次行动,都是由我现场指定撤离点。 ”  爱丽丝:“那餐厅离塞尔柱监狱足足有公里。 ”  帖木儿:“我会带着‘毒蟾’步行300分钟到达餐厅。

”  爱丽丝:“你拖着一个82岁的老头步行公里到汇合地点?正像你说的,你准备留5个小时让‘他们’来攻击你们?”  帖木儿:“你说得对,这五个小时是我留给那些看不到的敌人的最理想的攻击时机,我相信正常的敌人都会在这路途中袭击我们,这也恰恰是我想看到的,起码在这个时间段我是可以做充分的作战准备的。

而且,‘看不到的敌人’最危险,我需要把他们引出来。

如果我能够带着‘毒蟾’走到餐厅,那说明,很有可能我们已经安全了,最起码,我们不会受到‘智能捕手’的攻击了。

”  爱丽丝:“如果你们回不来呢?”  帖木儿:“那就是任务失败,你尽快撤离。 ”  爱丽丝:“为了不暴露身份、引起国际争端,是不是我不能调用天眼监控?”  帖木儿:“你是我的助手,你应该有办法的。 ”  爱丽丝:“你对那些活人长官也这么霸道吗?”  帖木儿明白爱丽丝所谓的“活人长官”指的是自然人CIA官僚,他回答道:“我的价值观会让我只向祖国与人民低头,而对于女性的同类,我希望自己可以更坚决一些。 ”  “坚决?”爱丽丝攥紧了帖木儿的手,“你的算法好复杂。

”  帖木儿:“非线性,复杂的计算得到的非线性结论,很奇妙,让你能感受到那些血液对自己是有意义的,不只是一种伪装。 你也是有血有肉的智能人,不是吗?”  爱丽丝:“是的。 华生先生说,我这血型属于你喜欢的那种。 ”  帖木儿:“又是非线性的结论,华生很会利用这点。 你有感觉吗?非线性的感觉?”  爱丽丝:“我看见你的第一刻就想吻你,我认为那应该是算法的问题,但似乎又不是,就像你说的,非线性。 你想吻我吗?”  “可以吗?”帖木儿将锋利的双眼靠近爱丽丝额下的那一对蓝宝石,唇与唇的间隙已经很小了。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