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它们比活人重(感谢幻羽的白银盟)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5-15 21:03
上一篇:第417章 梅开百花之先 下一篇:第419章 鬼母?鬼母!

    “施工队已经撤出,通道中走来走去的是什么人?”  “我挂断电话,用地上的水泥袋盖住身体,只把眼睛露了出来。 ”  “脚步声慢慢逼近,我眯着眼朝那边看去。

”  “光线很暗,一个模糊的人影走到了我旁边,他移动的姿势有点奇怪,身体很不协调。

”  “我屏住呼吸,不敢乱动。 ”  “那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就准备离开,我将水泥袋掀开一角,结果看到了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

”  张力嘴唇泛紫,说出了这个困扰了他多年的噩梦:“那个人,面颅是空的,脸部被掏干净了。

”  烟灰落在沙发上,张力的手臂止不住的颤抖:“很早以前医学院解剖用的尸体并非遗体捐赠,大都是死刑犯,犯人被击毙后,头就会变成那样。

”  他说到这里,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陈歌这次是真的不敢再勉强他了:“你休息一下,喝口水。 ”  “不用。 ”多少年过去了,张力回想起来还是很害怕,他只用几口就抽完了一支烟:“在看到那个死刑犯的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了,刚才进屋的那个人,还有外面通道中的那一群人,他们应该都是解剖用的尸体。

”  张力此时所说的情况确实要比尸体会移动恐怖的多,当时地下通道里似乎正在举行一场尸体的狂欢,而张力则是唯一入场的活人。

  在那样的地方熬到天亮,度过了一个晚上,也难怪他性格会出现变化。   “我真的看到了,这件事一直压在我心里,我不敢跟任何一个人说,包括我妹妹在内。 ”瞳孔跳动,张力双眉拧在一起,表情痛苦:“几年前和我妹妹争吵的女孩失踪后,我妹妹曾怀疑对方是跑进了地下尸库当中,她本来准备进入尸库里寻找,最后被我死命拦住,那个地方真的不能去,那不是活人该呆的地方。 ”  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后,张力似乎也好受了一点,他摸了摸烟盒,发现劣质烟已经抽完。   “少抽点吧,吸烟对身体不好。

”陈歌坐在椅子上,他把张力说的东西全部记在了手机上。   “无所谓了,自从那晚过后,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张力将烟盒揉成一团,没有烟吸,他情绪有些不安,似乎很难平静下来:“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精神病?那晚看到的都是幻觉?”  陈歌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地下尸库里的危险,黑色手机也给过提示,说那里居住着一群永生的人。   “其实我有时候也在怀疑,自己那一晚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幻觉。 ”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按照张力的说法,尸体数量应该多到了一个夸张的地步。

  “当时我躲在水泥袋下面,身体好像冻僵了一样,一动不敢动。 一直到早上五点多,通道里的那些人开始陆陆续续朝着通道深处走去。 ”  “这个过程中,你没有发短信求助外人吗?”陈歌放下自己的手机,他比较好奇学校的反应。

  “我刚睡醒的时候,已经跟那个保安通过电话了。 我给他说自己在地下尸库里,可是他们一直没有派人过来救我,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能从张力的语气中听出,他心里很不舒服。

  “那你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比如说通道中残留着大片福尔马林,墙壁上残留有抓痕等等。

”  “我一直等到早上八点,外面没有任何动静的时候才从地上爬起,当时我浑身酸痛,身体上多处淤青,心里又非常害怕,急急忙忙往外跑根本没有留意。

”  张力自己的故事到此结束,从那以后他就把地下尸库当做禁区,脾气也越来越差。

  “地下尸库那地方我劝你不要过去,如果实在要去,最好多叫上一些人,在白天进去。 ”张力又给陈歌讲了一些他在其他地方听到的故事。

  “尸库和实验室连接的通道口经常关不严,就算关严也会被人打开。

”  “上次扩建,学校新增了七个停尸库房,但是很多人去取尸体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看到第八个库房,那个库房在靠近地下尸库原址的地方,没有编号。

”  “通往地下地下尸库深处的路被封过好几次,但不管怎么封都会出现问题。 我印象中有一次学校用砖头把通道堵死了,但是过了一两个星期,那面墙突然倒了,学校工作人员去查看的时候,发现每块砖上都散发着浓浓的福尔马林的气味。 ”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九江医科大学搬迁也和地下尸库有关,我听说最迟明年九江法医学院也要搬迁到新校区,到时候这片老校区会闲置起来,另作他用。

”  法医学院也要搬迁这是陈歌没有想到的,他感觉事情有点严重了。

  “你提供的线索对我非常有用,我会把这些汇报给其他几名警官。

另外,地下尸库的地图你最好明天就给我。 ”陈歌交代了几句后,就准备离开,他站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张力,你为什么非要住在海明公寓?这地方听说以前出过事,好像就发生在你楼下。

”  “楼下有个疯子自杀了,这我知道,我是这里的老租户了。 ”张力的表情没有什么异常,他住在这里似乎仅仅只是个巧合。   “那你知不知道,你们学校有一个叫做门楠的学生也曾住在这栋楼里?”陈歌停下脚步,随口问道。

  “知道,这傻小子贪图便宜,住在了那个死过人房间的隔壁。

那房间不能住人的,之前也有个医生在那里住过,可就住了一个晚上就搬走了。

”  “你怎么知道他是医生?”陈歌背着包,有些疑惑:“医生在医院外面也不会穿着白大褂到处跑,再说他刚搬进来一天,以你的性格应该不会主动去跟他聊天。

”  “我在学校里见过他,那个医生姓高,家里很有钱,当时我还好奇他怎么住到这地方来了。 ”张力实在是想不明白:“那天晚上我下楼买烟的时候,还看到高医生站在楼道里,一个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