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司礼监的分管大佬司礼监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7-11 12:50
上一篇:梦见酒店服务员 梦见酒店服务员什么意思 下一篇:没有了

第五十九章 司礼监的分管大佬司礼监最新章节

阅读提醒,这部作品不是苦大仇深,亦或血海深仇的故事,因此主调是平凡欢快,主角也不是高智商,高大全的人物,就是一普通吊丝在得知自己有条金大腿可以抱,从而毅然踏上寻金路,却发现大腿并不粗,于是怎么把大腿变粗的故事。 故而,不喜欢的书友可以弃书,不必指责骨头塑造人物不符你的心意。

你所要求的那些,骨头这里没法满足。 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没写过超脱历史环境,违背人性真实的主人公。

无论是三藩败兵的赵强,还是兄死弟继的施大勇,亦或父母妻儿皆被杀的周士相,都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所谓的人杰、精英。

……杨涟这个名字,躲在墙角下的良臣十分熟悉。

此人可以说是二叔一生的死对头,移宫案中将二叔骂得如条狗,带着一帮大臣欺负李选侍个女流之辈,成功将天启帝朱由校抢到手中后,东林党立时就一扫朝堂,形成“众正盈朝”的格局。

如此强势之下,这杨涟偏又咄咄逼人,不给一心想和东林交好,以使内外清明的二叔活路,最终令得二叔与东林彻底决裂。 二叔的敌人,绝不是良臣的朋友,不管他是什么人。 身份决定一切,哪怕良臣再是忠勇无双,魏忠贤侄儿这个身份,也将打得他永无翻身之地。

想保命,想改变命运,良臣便只能和二叔一起,将那帮东林君子逐一消灭。 因为在人家眼里,他就是个阉寺子弟,过街老鼠般的存在。

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的,良臣将身子往窗户下靠了靠,想听里面的人说些什么。 只里,里面沉默了下来,或许这和那位王公公有关。

为高位者讳,既然这位王公公和杨涟有关系,那么知道的人心知肚明即可,堂而皇之说出来,便是犯忌。 良臣想站起来从窗户往里偷看,看看里面都是什么人,只是刚有此念,二门那里就有脚步声传来,很急。

良臣一吓,赶紧蹑手蹑脚的绕到墙后,那里有一排屋子,左首第二间没有上锁,屋里有灯光,却没人。 来人越来越近,良臣顾不得多想,赶忙溜进了那间屋子,顺手还将门给带上了。

进屋之后,良臣趴在门缝上朝外张望,见来人进了那间有人的屋子,这才松了口气,回头打量起这件屋子来。 屋内摆设很简单,看着像是一间公房,一张很是宽大的桌子上堆着不少文案。 桌子后面是一只红木座椅,上面放了个软垫。

良臣走到桌子前,他没敢乱翻东西,他注意到砚台里不是墨水,而是一块朱砂,边上还有一碗水。

难道这是用来批红的?良臣很自然的将朱砂和明朝的“票拟批红”制度联系到了一起,内阁票拟,司礼批红。

此地是司礼监,那么良臣的判断没有错,这间屋子是司礼监的一位秉笔大佬办公所在。

墙上有一排书柜,还有几只铁箱,不过都上了锁。

从桌上这堆文案摆放的随意性看,显然不是什么重要的奏疏。 良臣随手拿起一份,却是司设监三天前报请增添公帑费用的,再看一份,则是混堂司请奏增添运水马车十辆的。

难道这位司礼大佬是分管司设监和混堂司的?良臣莞尔,这一发现让他很感振奋,原来这大明朝的大太监们和后世领导干部一样,也有分管联系哪些部门一说。 不过良臣急着出宫,只是对司礼监太过好奇才溜进来看一看,自是没有兴趣撬开大佬的箱子看看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他放下混堂司那份公文便准备离开这间屋子,原路返回,潜到北安门那里等天亮和小太监们一起混出宫。

夜长梦多,这司礼监怎么也是内廷核心所在,虽处皇城之中并无守卫,可也是有人值守的,万一被那些人发现,良臣就得掂量下自己能打几个没鸟之人了。

万一当中再有个如少林老僧般深藏不露的老太监,那,就什么都不用谈了。 正要走,良臣的视线却在一张折叠的纸卡上停了下来。

这纸卡上面压着笔架台,红色,上面似乎印着什么字。

良臣移开笔架台,将这纸卡拿出,发现上面印着司礼监三个大字,边上还落有司礼监的公印。 然而打开之后,里面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这东西看着有点像后世的贺卡,难不成这司礼监每年也要印发大量贺卡派发?良臣不认为自己的脑洞符合事实,只是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他一时却想不明白。

但直觉告诉他,此物必定不凡,因此,他犹豫了下,还是将这纸卡小心的放进了怀中。 走到门边,静听了一会,良臣才小心翼翼的开门溜了出来,钻到了先前那有人说话屋子的墙角根。

屋内,正在争吵着什么。

“常云管着针工局印,还掌着乾清宫管事,论资历,论名望,应当晋秉笔。

”“常云过去可是陈公公的掌家,为了避嫌,常云怎么也不能晋。

”“那天津马堂亦可,反正轮不到辽东高淮。 ”“李公公难道不知道,马堂已向陈公公表明不争之意?”“不争了,怎么会,临清的事不是叫陈公公给压住了吗?”“正是因为压住了,马堂才不能上。 ”“这…倒也是这么个理。 这么说,高淮马上要进京了?”“不出意外的话,最迟十月,咱们头上就要多一位秉笔公公了。

”“听说这位高公公在辽东可是弄得天怒人怨的。

”“谁说不是呢,不过人家也有本事,年年送到京里的银子最多,就凭这,人地位也牢固着呢。

”“行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咱们做好自己的本份便是。 对了,刚才文书房的刘时敏过来找陈公公所为何事?”“不知道,他没有和咱们说。 ”“这刘时敏,出生将门,骨子里和咱们不一条心,也不知陈公公为何如此信重于他。 ”“人材难得啊,呵呵。 ”“……”刘若愚那家伙找那陈公公做什么?墙角下,良臣觉得肯定没好事,心下一急,也顾不得听墙角了,赶紧潜出司礼监,直奔北安门而去。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