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最后一班列车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5-15 23:09
上一篇:第422章 第十一次直播 下一篇:风云天下OL电脑版下载及新手练级攻略(可编辑)doc下载

  我看向冯明龙:“能详细说一说吗?”  他犹豫片刻,指了指头顶的监控:“不好意思,我们有规定,不能随便跟外人透露这些。 ”  “你们是地铁站工作人员,我们是乘客,如果这地方真的有人自杀,我怎么还能放心让我女儿来这里坐地铁?”我倒不是胡搅蛮缠,只是想要尽力从这个工作人员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好吧,不过你可不要随便出去乱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不愿意声张只是害怕地铁站的形象被外人误解。 ”冯明龙左右看了看,此时早已过了晚高峰,地铁站里也没几个人,他干脆坐在我旁边,侧过头小声说道:“大概有一个星期了吧,那天刚好是我值班,咱们地铁站由于是北郊最后一个站点,所以通常关门时间比较晚,正常情况下是在晚上十一点停运,晚上十一点二十分关门。 那天的情况比较特殊,有个男人的皮包忘在了地铁站里。 对,他跟你一样也是说来接人的。

一直没有上车,几点进的地铁我并不清楚,就知道他一直磨蹭到了地铁停运才离开,结果谁曾想等到地铁站快要关门时,他又跑了回来,说自己皮包落在了这里。

”  “后来呢?”等人只是借口,我摸不清楚冯明龙这么说的内在含义,面色平静。   “后来那个人就冲进了隧道里,如果不是他,我们还不知道,隧道深处藏有尸体。 ”冯明龙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他的瞳孔剧烈的震动了几下,吸了口气才恢复继续说道:“太惨了,可能有三具,我没敢仔细看,当时我被吓的腿脚发软,那毕竟是我第一次见到尸体。

”  “你报了警?”  “不是我,是那个来寻找皮包的男人。

”冯明龙心有余悸:“他后来被警察带走,当晚来了三四辆警车,用蓝色的防护袋子将尸体运走,警方后来给出的解释是那些尸体死于自杀。 ”  “你知道那个古怪男人的名字吗?或者说他的长相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很普通,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想了一会才说道:“唯一有些奇怪的是,他神色显得有些慌张,不时会嘀咕两句,什么快要赶不上了,佛陀在召唤他等等。

”  “佛陀?你没有听错?”我若无其事的取出一根劣质香烟,开始沉思,这些疑似自杀的人会不会是双面佛的把戏?  “从发音上来说确实是这样的。

”冯明龙礼貌的拍了拍我的手:“先生,这里禁止抽烟。

”  “哦,抱歉。

”我收了烟盒:“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发生过其他事情?”  “没什么了,不过观看监控能发现,最近在地铁站关门以后,老是会有人偷偷潜入,监控偶尔能拍到人影,但是地铁站的东西却分毫不少,你说奇怪不奇怪?”冯明龙有些无奈:“网上流传有很多关于地铁的无聊传说,我怀疑就是一些网民故意来恶搞的。

”  “恩,有可能。 ”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询问,通过刚才的交谈我已经得到了很多信息:“这次直播限制很大,看来我需要好好计划一番。 ”  望着漆黑的隧道,我背靠椅子,随手从免费报刊提供处拿了两张报纸遮住了脸。   “可怜天下父母心。

”冯明龙起身站了起来,没走出多远又朝我喊了一句:“先生您女儿叫什么名字,或许等会列车进站我能帮你一起寻找。 ”  “多谢,不必麻烦了。 ”  “乘客就是上帝,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  冯明龙似乎是个天生的热心肠,我眉毛轻皱,从报纸后面探出头来:“我女儿叫禄凤,我叫禄兴。 ”  ……  转眼间就到了十点四十,我看着地铁列车时刻表,再过十分钟就是最后一班列车了。

  长时间等待,我并未露出焦躁之色,这让远处一直偷偷注意我的冯明龙感到一丝担忧,我的种种表现,在他看来并不像是一个接自己女儿的人。 他欲言又止,几次想要走过来,但最后都放弃了。

坐在咨询处,喝着茶水,不时偷偷看我一两眼。   我懒得在冯明龙面前演戏,女儿只是我随口编造的,这个谎言迟早会被戳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十点四十七分,列车还未进站,广播突然响起:“前往江城南站的列车已经停开,请乘客不要再进站候车。 ”  “不是还有最后一班吗?”我放下报纸,涉及直播任务,我不敢有任何马虎大意,走到咨询处:“最后一班列车不是在十点五十分吗?怎么广播通知已经停运了?”  “很正常啊。

”冯明龙面带微笑:“为了防止旅客买票后来不及上最后一趟车,所以都是提前通知结束运营的,特别是对从其他线转车来的更要提早谢客。

有些每天坐惯地铁的乘客,都很清楚几点几分是最后一趟车。 当然从我们地铁站方面来说,我还是要温馨提示您一下,最好不要去坐最后一班列车。 ”  “为什么?”冯明龙是火车站工作人员,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难道网上那些传说都是真的?最后一班列车是灵魂列车?搭载着冤死的灵魂,直接驶向阴间?”  “额,您想多了。 ”冯明龙有些无语:“晚上行车间隔很长,转线时,可能可能有些线已经停运了。 为了避免乘客中途没车坐,回不到家,又要办理退票,所以我们才会提醒乘客,尽量不要坐最后一班车。

”  “哦,原来是这样。 ”我扭头看向站台,此时还站着四五个人:“那我不打扰了,你忙。

”  隧道里传出隆隆的声响,在我和冯明龙交谈的时候,最后一班列车进站了。

  广播停止,工作人员开始挂牌,为停运坐准备。   我慢悠悠的走了过去,不惜耗费先天真气运用判眼看向车内,我把每一个乘客的外貌、动作细节都记入脑中,仔细分析后发现,这些人全都是普通人。

  判眼之下,鬼怪很难伪装,我反复看了几遍也没有发现异常:“不对劲啊,这只是一辆普通的列车,上面还坐着乘客,这样的列车能通往双面佛的老巢?”  我看向一旁的列车时刻表,面前的这条列车确实是通常意义上的最后一班,坐上它似乎就能够完成直播任务。

  “不对,肯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现在连十一点都不到,直播还未开始,我要坐的列车应该不是这一辆。   多次直播累积下来的丰富经验告诉我,自己应该耐心等下去,拿出手机借助屏幕,我可以清楚看到冯明龙正在咨询处牢牢盯着我,最近地铁站发生的怪事太多,我的异常行为已经被他注意到了。

  “难道要先上车等到下一站下车,再绕回这里?”我正举棋不定,手机突然响了,看向来电显示,打来电话的竟然是铁凝香。

  “学姐,你这大晚上的找我有什么事?”  “之前在中央医院太平间发现的那具尸体你还记得吧?”话筒那边传来铁凝香的声音,有些凝重,应该不是什么好消息。   “记得,怎么了?抓住凶手了吗?”我马上要开始直播,今夜不能乱跑,无论铁凝香说什么,我都会推脱掉。   “新的死者出现了,还是一样的杀人手法,肚子被剖开,凶手好像拥有动物的利爪一般。

”  “学姐,我这边还有点事,等天亮再说可好?”  “死者就住在你成.人店隔壁!尸体被拖动,我现在怀疑那个凶手真正要杀的人其实是你!”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