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6-13 18:29
上一篇: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下一篇:没有了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正文第七章面瘫先生[更新时间]2018-11-1110:10:01[字数]1990非娶……不可?陆凛犀利冷眸扫过身畔的裴琬,当真是他小瞧了这个女人,从她进入他房间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已经在她的掌控中了。

“裴家的女儿就行是么?”陆凛用着一贯的腔调开口,“那就选裴嫣然吧!”陆涅庭气得眉毛倒竖:“你……你再说一遍?”“裴嫣然更合我的胃口,”陆凛说的从容,绾唇似笑非笑:“这个女人……太平。 ”裴琬羞辱的攥住手中的围巾,告诉自己,要忍住。

“混账东西!”陆涅庭狠狠的一巴掌打上去,陆凛被打的偏过脸去,却只是波澜不惊的拭去了嘴角淡淡的血迹。 “爷爷,是您说的裴家的女人就可以,那么我总有选择的权利吧?”他冷岑一笑,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我不想娶。 ”陆涅庭冷哼一声,怒诘道:“现在容不得你想不想,不娶也得娶!裴家丫头,你有什么条件?”突然被点名的裴琬低下了头,轻声细语:“爷爷,我没有条件,如果陆凛他真的不愿意……”“他愿不愿意不是他说的算!”陆涅庭打断她的话,霸横道:“你只说你愿不愿意?”“我……”裴琬咬唇,拧眉佯作为难,支吾开口:“我不想强人所难,只是昨晚我们……我们没有……”她涨红了脸,声如细蚊:“我们没有措施……”裴琬说完这话脸已经要红的滴血,陆凛脸色一沉,眼神厉冷起来。

玩儿欲擒故纵?陆涅庭最重视子嗣的事情,如今裴琬在和么一说,只怕不结婚也得结婚了!“咳咳,这事儿我就做主了!”陆涅庭敲着桌子,明显是上了道,指着陆凛命令道,“你,带着她去领证,立刻!”“爷爷——”陆凛截然变色,想要开口却被老爷子打断。 “不许再说!司机!管家!”陆涅庭大声吩咐,“把他们送到民政局去!陆家是要脸的人,一定会负责到底!”一声令下,众人仿佛早就准备好了一般,拥簇着两人上了车,司机对陆凛阴沉的脸色根本就视而不见,直接一脚油门踩到底,直奔民政局。 民政局拍照间。 工作人员一筹莫展,举着相机半天无奈道:“你们就不能笑笑?这是结婚照啊!”裴琬侧首就见到身边的男人脸色沉冷的仿佛死人一般,她忍不住低声提醒:“陆先生,好歹笑一下?”“跟你结婚?”陆凛冷嗤一声,睨视一眼,“不会笑。 ”裴琬深吸一口气,好,不会是吧?“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老公他前段时间中风了,所以不会笑,您多担待啊!”裴琬笑眯眯的解释。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中风了啊,怎么不治好了再来?”工作人员有点惋惜道,“毕竟是结婚证上的,以后就不能改了。

”陆凛脸色更加阴沉,斜睨瞪着身边的人,后者正一本正经的解释:“是啊,你看不光中风,还有后遗症,口眼歪斜。

”她伸手戳了一下那张丰神俊朗的脸,硬生生的掰过去,让他正对着镜头,直接无视他僵冷的绞起的面部肌肉。 “没关系,我对他是真爱。 ”裴琬笑得灿烂,明媚的露出八颗牙齿,“拍吧!”闪光灯“噗嗤”一声,一张死人脸VS笑得灿烂的裴琬。

钢戳“铛”的敲上去,板上钉钉了,工作人员一边输入文件一边闲聊:“不过这是多大的气性才会中风啊!”裴琬开心的接过结婚证,虽然两人怎么看都不登对,可终究是解了燃眉之急,语气都忍不住轻快了起来:“他啊,是生我的气。 ”“不会吧?”一句话点燃了工作人员的八卦之心,狐疑道,“我看你俩很配啊!”“是啊,是很配。

”裴琬莞尔一笑,牵起陆凛的大手道:“所以我还给他配了一定绿帽子啊!”陆凛瞬间黑了脸,仿佛山雨欲来的天空,可裴琬完全无视他的脸色,笑的春光明媚的对着一脸懵逼的工作人员摆手:“今天谢谢你们了!”说罢便挽着陆凛的手臂,硬是拖着男人沉缓的脚步上了车。 “这是你的。

”裴琬才在后座坐下来,便从包中拿出了红彤彤的结婚证,“多谢了。

”多谢?陆凛捏住结婚证,却没有松手:“这么高兴?”“我知道你并不,甚至痛恨我手段卑劣”裴琬的脸色沉寂下来,语气中颇有愧疚道:“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如今你已经上了我的贼船,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她意有所指的晃了晃手中的红本本,正色切严肃:“是我利用了你,我不地道,但是我也保证,只要你找到心爱的人,我可以立刻离婚,绝不反悔。 ”陆凛长眉一挑,大手猝不及防的捏住了她的下巴:“绝不反悔?”裴琬有些理亏,却逼着自己看着那双墨眸,软了语调回话:“我求过你,你并没有给我机会,我也是报仇心切,陆总你就当日行一善吧。 ”“呵呵~”陆凛冷笑出声了,纨绔的模样冷漠又邪肆:“只为了跟我结婚一个星期,就敢撒下这种弥天大谎,别忘了,只要一个星期,我就可以带你去验血,到时候无论你我是不是真的发生了关系,你都没有办法证明你已怀孕。

”他嗤嘲的眯起眸子,神情阴鸷凑近低语:“你……不觉得这个谎说的很拙劣么?”“我已经无计可施。 ”裴琬垂眸,逼着自己硬硬开口:“一个星期足够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陆凛的薄唇因为愠怒抿成了一条线,他咬字一个个出声:“知道与虎谋皮么?”裴琬一诧,瞳孔瞬间放大,然而陆凛没有给她丝毫辩驳质问的机会,直接恶劣的甩开手打开车门:“下车!”在裴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便一把将她推了出去,陆凛的声音冷酷到近乎无情的吩咐司机:“回陆家!”。


本月热点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傲妻狠辣,总裁心很累

本站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