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都很想救他们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5-15 18:56
上一篇:第409章 你这就跟我见外了 下一篇:第40章 新的噩梦任务

  马车帷幕掀起,孤飞燕一身华服,端坐其中,尊贵不可冒犯。   只见普明城三丈高的城门威武、庄严。 城门上下,所有护卫全都同尚将军一起下跪行礼。

然而,城中却一片喧哗,士兵们持长矛将躁动的老百姓拦在道路两侧。

普明城里的情况,孤飞燕心中有数的。

但是,眼前这位尚明阳尚将军,她还是第一次见。

  除了程亦飞,尚明阳可以称得上天炎最年轻的将军了。

他年仅二十四,剑眉星目,英武正气,高大魁梧,铁甲银枪,英勇过人。

哪怕背后一片喧闹,他自跪在城门中央,岿然不动,仿佛,只要他一人挡在城门口,任何暴动都不会发生。

  孤飞燕大声道,“尚将军请起!”  尚明阳十分恭敬,起身来又同孤飞燕抱拳作揖,而后退到一侧,打了一个请的手势。

马车帷幕落下,尚明阳才跃上马,亲自在前面领路。   车队缓缓入城,两侧百姓的喧哗越来愈大。   “尚将军,放我们出城!我们不想死在这里!”  “尚将军,全城的百姓这么爱戴你,你就忍心看着我们全死在这里吗?”  “谁都治不了鼠疫!那是冰原的诅咒,梦族雪地的山神发怒了,雪族像梦族一样,要亡了!大家赶紧逃吧!”  “王妃娘娘别进来了,赶紧逃命吧!谁都救不了雪族!”  “尚将军,王妃娘娘,草民一家老小都在城外,草民不是普明人氏,求求你们,放了草民吧!求求你们了!”  ……  喧哗声中有质问、辱骂,亦有恸哭、哀求。

尚明阳无动于衷,一脸严肃,目视前方,驱马而行。

  孤飞燕轻挑帷幕往外看,眉头紧拢。

她想救他们,很想很想。 她和君九辰说好了,大皇叔交给他,鼠疫交给她和顾云远。   孤飞燕正要放下帷幕,这时候,右侧人群里竟突然丢出了一块石头,砸在尚明阳脸上,正中眼角。

  尚明阳摸了一下,竟一手的血。 他转头朝人群看去,几个护卫立马过去寻人。 谁知道,那侧的一群老百姓竟都丢起石头,不仅仅丢尚明阳,也丢孤飞燕的车队。   他们一边丢,一边一起往前涌,想冲破士兵的防线。 混乱中,有一人高呼,“他们天炎人不给雪族陪葬!大家一起冲出去!”  一时间,两侧所有老百姓全都暴动了,跟着往前用,往前冲,场面越发失控。

  “你们放肆!”  “大胆刁民,来人,全都抓起来!”  “你们这是要造反吗?都停下,否则后果自负!”  “来人,保护王妃娘娘!”  ……  几个副将亲自上阵,尚明阳仍骑在马上,淡定冷静,他扫视着人群,很快就取出弓弩,朝人群里射去!  “咻……”  一声凌厉的破风声,穿透喧哗,穿过人群,命中一个大汉的眉心。 这个大汉正是朝他丢石头的人!杀一儆百,刹那间,所有人老百姓全都停了下来,安静了下来。

  尚明阳一把抹掉眼角的血迹,一言不发,继续前行。

  孤飞燕将一切看在眼中,心情十分复杂。   雪族是天炎的皇戚,皇上身上流着一半血族的血。

尚明阳却在没有请示皇上之前,就擅自做主,封掉整座普明城,断了雪族的生路。

他那么衷君的一个人,他下这个决定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挣扎?用了多大的勇气?  他看似冷酷,心里头深爱这这一城老百姓,比她更想救他们!  孤飞燕看着尚明阳高大而孤独的背影,心有敬重亦有怜惜。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五六岁光景的小女孩从人群里钻了出来,她冲到路中央,张开双臂要拦尚明阳。   尚明阳终于急了,连忙勒马。 他怒声道,“谁家的娃娃?抱走!”  小女孩原本还一脸勇敢,一听这话,立马哇一声哭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一个孩子,轻易击碎一个铁汉的铁石心肠。 只是,铁汉所有的柔软全都变成急躁,愤怒。 尚明阳翻身下马,想靠近却又止步,他越发愤怒,“谁家的娃娃?马上抱走!”  寂静中,终于有一个妇人站出来,战战兢兢地回答,“尚将军,这个小女孩是被她大伯带进城来抓药的,她家在山里,这普明好几里地!”  尚明阳怒声问道,“她大伯何在?”  “尚将军,她大伯,她大伯……”妇人紧张地舌头都打结,却还是说了实话,“她大伯……刚刚被您杀了。

”  话音一落,尚明阳就怔住了,他原地站着,明明人高马大,魁梧傲岸,却似乎站不稳,摇摇欲坠。

本就安静的周遭,变得越发寂静中。

唯有小孩子的哭声不止,格外凄凉。

  尚明阳不知所措,副将和士兵们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周遭的老百姓不再暴动,而是纷纷跪了下去,哀求起来。   孤飞燕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看着那个小女孩,听着小女孩一声声“要回家”,她心头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堵得喘不过气来。   她原本不想太高调的,毕竟,她没打算留在普明城,待会就跟顾云远去雪族。

可是,她终究忍不住,她匆匆下车,箭步跑了去。

见状,顾云远连忙追上去。

  孤飞燕在那个小女孩面前蹲下,拉住她的手,认真道,“小丫头,不哭了好不好?我答应你,等鼠疫过了,一定送你回家!”  小女孩仍旧哭个不停,“大伯说鼠疫治不了的,呜呜……我要回家,我不要死在这里,爹爹和娘亲等不到我,会伤心的!呜呜……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孤飞燕连忙安慰,“城里还未爆发鼠疫,城里的情况还是乐观的,你相信我,咱们都不会有事。 ”  这话一出,周遭立马有人曲解了。   “尚将军,你听听,你听听,王妃娘娘也说了,鼠疫还没传道普明城,你赶紧放了我们吧?”  “王妃娘娘,鼠疫还未没传到普明城,你们为什么要困住大家?难不成,非得等到鼠疫传过来了,你们才会着急吗?”  ……  质疑声越来越多,小女孩突然挣脱开孤飞燕的手,她也质疑了,“你骗人,大伯说,鼠疫还没有传来,我们要赶紧逃命。 尚将军不开城门,是要我们给雪族陪葬。 ”  孤飞燕吐了口浊气,回头朝周遭众人看去,骤然怒声,“够了,都给本王妃闭嘴!”。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