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义演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7-14 09:59
上一篇:困惑:做情人竟怀了上司的孩子要不要生 下一篇:没有了

第五百一十二章 义演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还未义演,裸叔就再次进阶为临海的大象活佛,甚至一夜春笋般的涌出了神象教。 而裸叔本人则绝望的看着星空,挺着大象在海边,我需要的不是崇拜,而是胆颤,害怕,讨厌,鄙夷,不知廉耻的眼神,叶苍和内内叔纷纷叹了口气,从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裸叔有什么不爽的吼出来吧,这样会好受点。 ”叶苍淡淡安慰道内内叔只是点了点头。

“现在人的羞耻心到哪里去了!老天!还我一个纯洁的社会!!”裸叔大象遥指苍穹的咆哮,让后面小屋阳台,玄关的刃觑,冰云,吴娜直擦冷汗,不住的摇头,喂喂,你没资格说这话```。

方赐看着方童打算几天不洗手的样子,哭笑不得,捂住额头直想撞墙。

冰云看着三人面朝大海,肩靠肩的样子,神色古怪的喃喃道“东区三杰,魔鬼绅士白修罗,大象巨星裸叔,内内之王内内叔```”当晚裸叔和内内叔住了下来。 星月广场,是临海最大的体育馆,可容纳20万人,是华夏三大show场,与帝都的青龙殿,星云城的菊池齐名。 次日左伊伊按照安排,所有就绪,和大师同台的压力,让她有些小紧张,叶苍的舞技是她无法企及的,内内叔架子鼓的节拍堪称一绝,而裸叔那疯狂的贝斯和嘶吼简直就是一种心灵犯罪!,自己虽然被封为华夏天后,但其实知道真的比起这些人来,自己靠的是包装。

脸,以及唱功和演技,但都达不到极致。

整个星月广场座无虚席,其中不乏有国际友人,帝都过来的。 其他地方过来的,随着林乐的开场白“那个,咦,明明刚刚还记得的,那就开始吧,乐乐忘词了```”一阵欢笑传来。

刚深吸一口的左伊伊还没有吸完听到林乐的话有些被呛到了,你倒是多说点啊,优雅的走了出来,场下开始欢呼,尖叫。 “好了。 好了,我知道你们今天来不仅仅是看我的,本场是我和东区三杰,说实话,内内叔第一亲眼真的被帅到了,简直帅的让人窒息。 ”左伊伊有些小女生的样子,引起了好感,不少内内叔的粉丝尖叫着“还用你bb!!”“咳咳。

是我们举办的义演,为了那些因为战乱,遗弃。

恐怖袭击,天灾成为孤儿的孩子们,孩子是人类文明的未来,也是世界的瑰宝,他们充满着无限的可能性,五花十色的未来。

而不是在以上种种中成为附带的牺牲品,梦想。

大家都有,然而能完成梦想的人却没有几个。 包括我也是,虽然没有达成,但我们却朝着那条路走,就算走向了不同的道路,但我们拥有梦想的权利和资格,然而我看过的很多场面是,很多孩子连拥有梦想的权利和资格都没有了,早早的离开了期待他们开拓的世界,菊帝曾说过一句话,一句很简单直白的话,没有任何修辞的简单话语“没有比保护孩子更重要的事情了。 ”```”左伊伊声情并茂的演讲,场下纷纷有所感触的低头。

“所以我们的第一首歌是献给孩子们的歌《向日葵的坚强微笑》,作曲是一只来自临海东区的乐队,大家肯定会知道,猜猜。 ”左伊伊轻笑道。

“裸叔!?”“伊伊女神都说了是一只乐队!”“内内叔!?”“都说了是乐队!!乐队!!”“哦,我知道了,是大将军!!”“t-105虽然算是个组合,但不是乐队!!”“那还有什么?”吴娜对于观众们的反应,直接毛了,带着冰云,阿k几人杀出了后台直接登台,哥特风的朋克风装束,高举中`指“fu`ck!你们这就忘了我吗!?”“哦,哦!有点映像了!是上次裸叔,大将军,内内叔他们的伴唱!什么沙乐队,我记得我还粉了他们!”吴娜脚下一软,彻底抓狂了,我是主唱!主唱!那一场是我办的!他们只是助兴!“额,然后是贝斯手兼主唱,我们的裸叔!以及鼓手兼伴唱的内内叔!!”左伊伊喝道,裸叔从天而降,风衣迎风而舞,拄着贝斯感受着观众的嘶吼和热情,内内叔从黑幕帘中以魔术的形式潇洒走出,摘高礼帽鞠躬,无数女性的尖叫让左伊伊有些吃不消“我知道你们还在等死么,那就是我们的r!有着灵魂舞者!魔鬼绅士,大将军,圣战王者诸多称号的白修罗!”。 经典的莱茵河响起,叶苍身着黑色复古的燕尾服,踩着舒缓的舞步,仿佛踏着湖面起舞般的来到中间,单手抚胸行礼。

“在这里还要介绍的是我们的灯光师,人形高达!张正雄,声控师,天才少女,叶天!以及我们的旁边小王子林乐!”左伊伊将主要的成员介绍一番,欢声,尖叫声响彻全场,全息画面来到张正雄时,那骇然的气势,凶兽的眼神看的全场一阵心惊,随后是一声嘻哈装,反带帽子担任声控师的小叶天,很是萌到了不少宅男的心,最后画面来到卧在后台长椅正在挖鼻屎看旁白的林乐。 左伊伊点了点头,张正雄瞬间关灯光,场地变得漆黑无比,观众纷纷看着漆黑的舞台。

“我梦里的家园,是有着欢笑,有着唠叨与关切的地方,这里还有着一朵朵永远面对太阳微笑的向日葵````”左伊伊剔透的声音响起。

“可是狂风与暴雨打断了我的叶,吹走了我的瓣,我渴望着太阳公公来救救我```”吴娜带着沙哑低沉女性摇滚桑将情绪渲染而出,架子鼓的雨点再一个缓冲瞬间变成了疯狂的锤击,柔和的贝斯瞬间变成了狂风在怒吼嘶鸣。

一束白光落下,叶苍蹲在地上无助的样子,让那束光仿佛是将其印成了黑白默片,叶苍如同在暴风雨中缓缓起身,那摇曳在其中的舞步,仿佛随时要倒下,却始终艰难的前行,眼中虽然无助和绝望,但始终带着一丝渴望。 “请来救救我吧!请来救救我吧!我的躯体在破碎!我的花瓣在凋零!我的叶子已被撕碎!”裸叔一挥风衣,大象突袭!高声的呐喊求助着,吴娜先前的低鸣,伴随着裸叔的呐喊之后也爆发了开来“请来救救我吧!不要视而不见!我不渴求你们会帮我拾起家园!但请你们向日葵一个笑容吧,让我们在狂雨之中也能```”“坚强的走下去!笑下去!!!”众人竭声呐喊,远处一束柔和的光落下,叶苍想要触碰而去,但还是满是伤痕的缓缓倒在了‘风雨’中,眼皮越来越重,无助脸依旧带着那份渴求,伸手向远处的光,带着一丝虽然淡淡但却坚强无比的笑容,最后叶苍化作黑暗,而那束柔和的光依旧在那远处夺目着,全场的泪也顺着叶苍的手臂落下那无力的闷响而潸然落下。

(未完待续)...。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