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新三打白骨精之二,剑走偏锋著,师傅,搞笑笑话,猴子,经典语句,女流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7-08 15:26
上一篇:indieWire2018年度13佳片 – Mtime时光网 什么是真正的爱情 下一篇:没有了

西游记新三打白骨精之二,剑走偏锋著,师傅,搞笑笑话,猴子,经典语句,女流文学网

西游记新三打白骨精之二师徒四人离开农家乐没走多远,段总把担子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地上,唐总一看呆子,你干啥?要造反啊!唐、唐总,你看这干活都是我和袁鳖干,大师兄他一身轻,我不想挑担子了。

袁鳖也赶快附合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那你们说咋整,我来?唐总有些生气了,孙猴子也不吱声,一直在旁边抓耳挠腮,他知道真正干活的都是他,师傅不至于让他去干那些牵马挑担的事。

还是袁鳖主意多,唐总,我们招二个临时工呗,冲锋陷阵一直是大师兄,也闯了不少祸,以后有啥事,我们往临时工身上一推,我们嘛事没有,多好啊。 众人一听,好主意,这书记真没白当啊。 于是折回农家乐,筹划招临时工。

段总和袁鳖还真上心,出去多半个时辰就找来二个人,二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肯定是流氓地痞之类的,倒也没事,再牛也斗不过他们几个啊,一个村头老李的儿子,酒量很好,平时总喜欢牛气轰轰地说你是你,我是我,嘛事也别跟我搞!于是给了个外号李是你,另一个是村里竹林里唯一一户人家的儿子,他们什么时搬来,姓啥名谁统统无法考正,只不过他平时特喜欢吃红烧甲鱼,于是段总赶忙说叫林烧鳖吧,其他三人统统叫好,只有袁鳖不吱声,心里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别扭。

接下来肯定要谈谈待遇问题,这种事袁鳖最拿手,初步谈定1000元每月,包吃包住,李是你,林烧鳖痛快地答应了,接下来袁鳖提出虽然是临时工,社保还是要上的,个人交20%,故需要扣200元,这下二个人不干了,说我们人界退休年龄都提到65岁了,我们都不愿意交,你们仙界是多少啊,也是段总多嘴,顺口来一句九千岁啊。 二个人当时傻啦,扭屁股就走,孙猴子赶紧打圆场,算了算了,社保就不交了,袁鳖也赶紧说主要是想等你们老了有份保障,不愿意交就算了吧。 二人才又回来重新坐下,袁鳖等他们坐稳了,又开口个人所得税是无论如何免不了的,算下来每人需扣62元,这样你们二人就是938了(这话咋这么别扭呢)。 二人看扣得不多,也就认了。 事情弄妥,时间早过了吃午饭的时间,简单吃点后,李是你牵着马,林烧鳖挑上担子,再加上师徒四人重新上路。

这宛子山绵延几十里,因比较偏僻,山林基本上是原始状态,景色自是美不胜收。 但是路却非常难走,这可苦了李是你和林烧鳖,到一空旷处林烧鳖提议休息一会儿,众人便允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那白骨精自从昨夜被唐僧做了法事后愈发更加念想,心想一定要挑起师徒矛盾,让唐僧赶走孙悟空,才能长久的和唐僧在一起。 正当大家起身准备继续前行之时,对面过来一老妪,你看那,银发披肩,满脸皱纹,佝偻之形,走路一拐三屈,只是那双眼睛发出阴森森的寒光。 手中拎个环保袋,依稀可以看见些烛香烧纸类的东西。

孙猴子虽然看出是个妖怪,这次倒也不急,只要她不伤师傅放她过去也无妨。 唐僧也甚感奇怪问道老人家,天色已晚,这时候还上山去?老妪回答我那女儿昨儿送饭至今未归,我去烧香,求佛祖保佑她平平安安早日回家。 说完两行老泪如倾盆大雨洒了一地。

孙猴子看她越走越靠近师傅,就在老妪手伸向师傅时大棒一抡直接砸得老妪尸身八处,烛香烧纸四处纷飞,这一次竟然全是真的,其实那白骨精留下肉身自己早已化作青风从林中呼啸而去。 唐总一看,二话不说,麻里哼麻里哼念起了紧箍咒,孙猴子在地上紧紧打滚了一个小时,段总和袁鳖竞然一句话没说。 良久,只见唐僧说贫僧累了,暂且饶了你这泼猴`,这才作罢。

天已经黑透了,一行人又朝山下走去,寻找落脚点。 即将到达山下时,远处一幢建筑高耸入云,整栋建筑灯火辉煌,霓虹灯幻出各种图案,令人目不暇接。

最上面几个大字人间天上大酒店。

这栋建筑造型奇特,远看就是一个大大的蓓字。 孙猴子恐其有诈,围着转了十八圈,也没看出破绽。

唐总着段总去打听打听,一会段总回来说这座酒店是真的,是京城的一位许老板投资的一座五星级大酒店,耗资三十八个亿,听说还要开发宛子山的破月洞,打造一个旅游加休闲的特色小镇。

唐总,咱们也享受享受,住住五星级大酒店袁鳖提议,唐总稍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应承了下来,众人齐往里走,只见大厅高十米有余,两根柱上的盘龙附凤由缅甸玉石琢成,上面镶嵌了各种彩色宝石,地面铺的是镏金和田玉砖,踏上去舒适无比,通到二层的扶梯竟是降香黄檀精制而成,一众人看花了眼,才想起正事,开了一个豪华套和五个大床房。

开好房众人坐磁悬浮电梯来到了88层,把脸往门口的对视框一凑,门自动开了。 放下东西,众人聚到唐总的豪华套,唐总发话了今天吃就简单点,吃方便面算了吧,吃完早点玩会儿,也早点休息,段总嘟囔了二句,也不知道说了啥,唐总并不理会。 一会就吃完了饭,师徒四人坐上了桌,李是你和林烧鳖大累了,进房睡觉去了,唐总说话了今天别撒色子定坐位了,我坐北,猴子坐我下手,你们俩随意吧,段总明白唐总是觉得自己下午下手有点狠,想让猴子赢点钱。

但还是说了句话唐总,扶贫资金报告送上去了,听说钱很快会下来,要不我们打100飘200的?唐总不吱声,算是答应了,孙猴子有点不愿意,他每次赢的不多,现在物价贵,买几斤桃就没剩什么钱了,袁鳖是赢了不少,好像寄回去在沙河建一个大别墅,占了几十亩地,段总家底殷实,高老头的女儿还经常给他寄钱。

但今天坐师傅手下,按道理除了师傅头一个胡牌的应该是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第一把牌一摸完,段总和袁鳖就倒牌了,段总是条一色定三六九条,袁鳖是万一色定一四七万,孙猴子没想到他们下手这么快,牌都没捊好,也没法倒下去,只能摸牌胡了,谁知唐总这个牌放那里,那个牌放这里弄了半天居然是天胡,双豪华的七小对,一抓鸟,居然是二个六。 这一下孙猴子输了好多,又没钱付,就说不打了,钱先欠着。 段总说你微给我们吧,孙猴子怒了,一拍桌子,冲段总吼微、微!你咋那么喜欢微!你们都用的华为Mate10,我一诺基亚3310,怎么微!而且卡里也没钱!说完差点掉下两滴眼泪。

唐总一看,也知道猴子的难处,白了一眼段总,这样吧,猴子你写个低保户申请吧,我帮你落实,你这样每个月也有钱花。

牌自然打不成了,各自回房,孙猴子要填低保申请表,心里还是有些感谢师傅的。 唐总回到房间,一看才九点多,又拿出麻将经仔细研读,不知不觉快十一点了,唐总正准备睡觉,突然床前的座机响了,唐总一脸疑惑地接起,一个柔软的声音飘进了耳朵师傅,要足疗保健吗?服务很好哦,唐总听出是那个村姑,不然也不会叫师傅啊,也没多说话,只说了句真的有点累了,腰酸背疼的便挂了电话。 半夜,大家睡得正香,门都被踹开了,迷迷糊糊才知道是警察查房,只见从段总和袁鳖屋里揪出二个光屁股女人,里面却没男人,唐总屋肯定没事,他盘坐起嘴里一直在念南无阿弥陀佛,李是你,林烧鳖居然没醒还打着呼噜。 警察最后也没办法带着二个女人走了,来到酒店外,警察训那两个女的没用的东西,女的说那人突然就没了,我那知道咋回事,警察道难道遇上鬼了,话没说完平地旋起一股青风,把几个警察冲上半空,然后直直的摔了下来,酒店管理员只得叫救护车拉了去,其死活故且不表,原来许老板自以为自己财大气粗,来自京城,公安这一块没搭理,这些人想整点事结果偷鸡不着蚀把米。

酒店里师徒几人只得换房重新休息,段总和袁鳖说他们吃夜宵去了,没想出这事,也没人理他们。 次日,大家起得还算早,师徒四人带上二个临时工捡点行囊向西而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相关句子短语。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