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是女王》安溪桥季泽南大结局免费试读 好评最多都市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6-10 08:21
上一篇:客厅风水招来桃花运 快让爱情闯进门 情感分析师骗局 下一篇:2020教师节英语祝福语

《娇妻是女王》安溪桥季泽南大结局免费试读 好评最多都市小说

推荐指数:《娇妻是女王》第003章做戏的母女免费试读安溪桥刚开始以为是幻听,但静静听来,又的确能听得到有沉稳有力的呼吸生从她的头顶上传来,她慢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擦得蹭亮的皮鞋。 反光的鞋面上,倒映着她的鼻青脸肿,她一个堂堂的安家千金大小姐,从出生就被安成志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何时有这般的卑贱如狗。 “既然还没死,就起来。 ”他宛如天神的看着安溪桥,但那眼神,却给她一种孤寂之感。 安溪桥微微仰着头看他,因他背着月光,只看得出他一身笔挺的西装,那朦胧的面部隐约展现出他的轮廓。

安溪桥想靠近点看个真切,但只稍稍一动身,全身就扯着痛,她嘶嘶的倒抽了几口凉气。 身上顿时一暖,安溪桥微的一愣,呼吸间却早已经被他的气息霸道占领。 他靠近她,把他的西装轻轻披在她狰狞着众多伤口的身上,挡住了她所有的不堪,驱走了她的寒气。

安溪桥感觉到一股温暖强行注入,自爸爸去世后,她就没有得到这种暖意,而今在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男人身上得到,倒令她的心尖颤了颤。

男子把她抱起,让她的脑袋枕在他的胸膛之中。 在他的怀里,给安溪桥一种哪怕全世界倾塌,她亦不需要害怕的莫名安心。 安溪桥抬起眼皮,望见他棱角分明的下巴,虚弱着声音,“你是谁?”男子没有看安溪桥,抱着她一边走,一边回答:“你的救命恩人。 ”男子说话的时候,他的喉结轻微的滚动,带着绝命的诱惑,她的心被触动了一下。 安溪桥又问:“那你为什么要救我?”“日行一善。

”“…”男子的每一步走得稳健,抱着安溪桥坐进了汽车里,他让她平躺在后座上,她的脑袋枕在他的大腿上。

男子对前头的司机说:“去最近的医院。 ”即便这个男人什么都没透露,但安溪桥却深知,眼前的男人一定不简单,对她伸以援手一事更是不简单。 安溪桥不准备跟男子打哑谜,直接发问:“你救我,是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吧。

”男子一贯清冷的眸子里多了一分赞赏,不愧是安成志养出来的女儿,果真聪明!“我要安氏,而你是我最有利的棋子。 ”安溪桥淡淡:“是吗?”“合不合作,看你。

”安溪桥眼神犀利,“你觉得,我会帮你夺安氏吗?那是我爸爸的心血。

”可安溪桥自己清楚,如今的安氏集团,早就已经不再姓安了,是唐松和朱见蓉的天下。

男子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你还有选择吗?”那平静无波的语调中,却含了惊涛骇浪。

他说得对,她早没了第二条路可以走,与其让唐松和朱见蓉这对狗男女霸走安氏集团,不如跟男人联手,兴许还能一搏。 “好,我和你合作。

”男子扬眉,“真乖!”安溪桥被送进了医院的VIP病房,有专门的人照看。 一位年纪稍大的护工提着保温盒走到了安溪桥的床边,轻声道:“安小姐,这是季先生吩咐我为您带的粥,您趁热吃。

”安溪桥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淡淡回道,“替我谢谢季先生。 ”护工口中的“季先生”便是那晚救她的人,虽然季先生没有详细的自我介绍,护工也没有透露多一些关于季先生的信息,但安溪桥知道,这位“季先生”不是别人,正是她爸爸生前最厉害的对手,季泽南。

季泽南一直想吞并安氏,但都因安成志的惊人能力始终没有成功,而今安成志去世,安氏集团落入唐松手中,唐松那个老家伙,又怎么会是季泽南的对手。

季泽南救安溪桥,不过是想把她当成刺向唐松的利剑。

安溪桥正小口的喝着粥,病房的门突的被推开,她抬眼望去,看见季泽南缓步走来。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了一张妖孽一般的脸,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安溪桥不敢去看他,有些心虚的移开了眼。 季泽南从一进病房的门,目光就投在安溪桥的身上没有移开过,她脸色苍白无血,宽大的病服罩着她瘦小的身材。 安溪桥感觉到有一道炙热的目光黏在她身上,让她浑身不安,她把只喝了一半的粥放在床头柜,“不吃了。 ”“全吃掉。 ”季泽南语气霸道。 安溪桥不喜欢他的这种口气,但还是回他:“饱了。 ”季泽南没说什么,伸手拿了遥控器,打开了墙上的电视。 电视屏幕上播放着的新闻正是安溪桥最关心的,朱见蓉身着名贵衣服,举止优雅,端庄贤淑,但即便妆容精致,依旧能稀约看得到她脸上的“苍白悲戚”。 站在朱见蓉旁边的则是一身淡色毛衣长裙,青春可爱的朱婉儿。

她们母女二人被一群记者围着,闪光灯追踪着,像极了两只受了惊吓的小猫儿。 安溪桥双眸发散着浓烈得化不开的恨意,全身颤抖的紧紧盯着屏幕,好像要把电视屏幕中的母女给活活杀死。 但屏幕中的母女却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悲戚恫哭,尔尔…朱见蓉的眉间带了忧伤,隐隐泪光,这绝妙的表情拿捏,恰到好处的凄然,完全可以媲美影后。 安溪桥冷笑,笑自己的愚蠢,更笑自己的无知,她以为朱见蓉对她的好是发自真心的,她以为唐松是除爸爸之外最疼爱她的长辈,真真没想到,杀人的狼就潜伏在自己的身边,狠狠的反咬了她一口。

但,当朱见蓉当着所有记者的面,宣布朱婉儿实则是爸爸和她养在外面的私生女时,安溪桥再也没办法忍住。 人性在金钱面前,真的可以下作到这种地步吗?她的爸爸已经没了,可朱见蓉还不罢休,竟然拿这种莫须有的“私情”生生扣在了她爸爸的头上,只为了能让朱婉儿可以光明正大的入住安家。

朱婉儿,她有什么资格冠上“安”的姓!朱见蓉和朱婉儿这一对母女相认的画面不知感动了多少人,可谓赚足了人的眼泪,她们抱在一起痛苦着,一口一个我的女儿,我的妈妈的叫着。 小说《娇妻是女王》第003章做戏的母女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