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梅开百花之先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5-15 20:55
上一篇:第413章 保安证(第二更) 下一篇:第418章 它们比活人重(感谢幻羽的白银盟)

  “啪!”水壶掉在地上,四分五裂,我血管当中好像被灌进了银针,刺痛从身体各个地方传来。

  眼珠子向外凸出,血管呈现出青黑色高高鼓起,皮肤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动,内脏除了肾窍以外,几乎同时传来撕扯般的剧痛。   我勉强站立,不让自己倒在妙真道面前,脖颈上绷出条条血管,嘴唇发紫,现在我才体会到王语经受的疼痛。

  我一个成年人尚且无法承受,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居然还能站立,不错,有几分胆气。

”陆尘有些惊讶,从道袍中拿出一把玉刀放在身上:“用此刀割腕放血,或许能救那孩子一命。 ”  接过玉刀,我咬牙抱起王语,此时的他好像一只备受虐待、快要死去的野猫。   “忍一会,我会带你出去。 ”右手颤抖着握住玉刀,我对准手腕割开静脉血管。   血液已经浑浊,割开之后反而好受了一些:“王语,别怕。

”  我脸色变得苍白,抓住王语的手,割开了一道浅浅的伤口,然后将自己手腕贴在其上:“陆尘,我这么做能否救王语的命?”  “脱去上衣,我要看到血液逆流才能确定。

”陆尘坐在原地未动,溅出的血花快要落到他身上时,总会被阴气挡住。   “如你所愿!”我一把扯掉上衣,前胸后背,露出一条条狰狞的伤痕,有些伤口甚至时至今日都没有愈合。

  “伤痕遍体?你真的是一个普通人?”陆尘眼中露出一丝怀疑,随后他轻轻摇头:“等你胸口心脏处出现黑色细线,那就证明子蛊、母蛊已经开始相合,等到细线消失,蛊毒钻入你心肺之中,就可以基本确定那孩子体内无蛊,暂时脱离生命危险。

”  陆尘至始至终都没有提过我的死活,看来这诛心问道,无论结果如何,受术者必定会受到严重伤害。

  体内如同被毒火烧灼,每一根经络都在颤抖,嘴唇咬出了血,大约十几秒后,我胸口出现了第一条黑线。

  皮肤下面好似有一条黑蛇朝心脏蜿蜒而去,我闷哼一声,看向怀中王语,他的脸色倒是有了一丝好转。   “子母相合,钻肺吞心,和古籍上的描述一样。

”陆尘点了下头:“高健,下面我的问题你要如实回答,如若撒谎或者情绪产生太大的波动,会刺激到身体的蛊虫,使它们发狂,只要有一只蛊虫钻入你心窍之中,那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  “问吧。

”说出这两个字,使我的声带颤动,那一整片的肌肉都传出刺痛的感觉。   “第一个问题,我师弟奉命来新沪高中取桐桑符,你为何要横加阻拦?”陆尘说完后,旁边的陆谨愣住了,他从没想过自己师兄会去询问这些问题,这时候还有必须要纠结那些东西吗?直接询问是否偷学妙真道法不就好了?  “此符原本被一个能够入梦的女孩得到,陆谨将其抓住,用的手段和你们现在一样,卑鄙无耻,强迫对方交出符箓。

”  “宝物有德者居之,那女孩就算得到神符也只会引来更多人窥伺,弄不好丢了小命,反而得不偿失,她应该感谢我救了她一命才对。 ”陆谨知道在诛心问道的情况下我不可能撒谎,他怕自己师兄翻脸,赶紧说道。

  我说出这段话已经是极限,剧痛让我说不出更多的话来进行反驳。   所幸陆尘并非黑白不辨的傻子,他紧盯着我胸口黑线,那里并没有发生异变:“子母蛊无异常,看来你说的是实话。 ”  他并没有去责罚陆谨,而是继续问道:“第二个问题,那日在世纪新苑到底发生了什么?陆谨重伤垂死,凶手是不是你?”  “不是。

”身陷绝境,在疼痛的折磨下,我反而冷静了下来:“将陆谨打成重伤的人叫做禄兴,是一个篡命师的弟子,我恰好赶到,也可以说是我救了陆谨这个白眼狼。 ”  “篡命师?”陆尘语气一变,几秒之后才恢复平静。   他身边的陆谨听了我的话,脸色变得很差,先是不明不白被打成重伤,而后又被他眼中的凡人所救,这让他感到屈辱,但是很快他就释怀:“你就继续编吧,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  陆尘没搭理陆谨,继续问道:“最后一个问题,说说吧,你到底有没有偷学妙真道法,这个问题我希望你能详细回答,不要忽略任何一个细节。 ”  “终于要来了吗?”我眼珠转动,肉体的疼痛只是一方面,真正让我担忧的是这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我说学过妙真道法,正好应了陆谨的心思,同时陆尘也会继续逼问我从何学到的心法,这样一来我只能将阴间秀场供出去。   供出阴间秀场,我违背合约,阴间秀场的手段应该比妙真道更加恐怖,到时候估计我想死都难。

  假如我坚决不承认自己学过妙真道法,对方或许会不依不饶,但是我还有底牌没用,估计还能有一线生机。

  一边是生不如死,一边是九死一生,该如何选择并不困难。

  “我从没学过妙真道法,一切都是陆谨为了杀害我编造的理由!”说完之后我两眼通红,心跳猛然加快,胸口那一条条黑线速度陡然增加,不过大概只过了三分一秒的时间,黑线不仅速度变慢,还隐隐有变淡的迹象,我身体内的疼痛也有所减轻。

  “怎么回事?”抱住王语的右手有些湿润,我用余光看去,手腕上那梅花伤口裂开,不断流出黑色的血液。

  “梅花蛊!”  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梅花蛊的霸道,位列所有蛊毒之首!  我不动声色的用手紧贴王语外衣,防止大量毒血流出被陆尘发现,脸上痛苦之色并未改变,对于表情的管理我早已炉火纯青。

  胸口代表子母毒蛊的黑线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在陆尘、陆谨看来,我并未撒谎。

  “怎么可能?!这子母蛊毒一定出了问题,诛心问道许多年都未用过,难免会出错。 ”陆谨不信邪的想要走过来,突然一道阴气将其逼退,他诧异的看向操控阴气的陆尘。   “师兄,你这是干什么?”  “聒噪!还嫌丢的人不够吗?”陆尘声音严厉,一改之前的云淡风轻:“你是师傅最小的弟子,我有心偏袒你,信任你,甚至还纵容你使用诛心问道,现在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经弄清楚了,如果不是师门有令,我现在就将你擒下。 ”  “师兄,他绝对是在欺骗你,这个高健狡猾多端,我敢用对着师傅发誓,我敢对三清老祖发誓!”陆谨急了,他在来之前设想过无数场景,但眼前这一幕却是他打破头皮都不曾想到的。   “闭嘴!”陆尘的脸阴晴不定,他的视线不断在我和陆谨之间移动,随后叹了口气:“诛心问道不可逆转,一旦开始必有一方要被蛊物所害,此毒无解。 说吧,你还有什么心愿,我妙真道必定倾尽全派之力帮你完成。 ”  他这话是对我说的,我能听出他话里的诚意,要说起来我和陆尘原本就没有什么仇怨。   “心愿?”我挤出一抹愤恨,指向陆谨:“如果真想让我看得起你们,那现在就让这个人给我赔命!”  “换一个吧,陆谨无论如何也是我妙真道弟子。

”  “你妙真道弟子是人,这些被伤害的人就不是人了吗?”我情绪激动,张嘴吐出一口黑色,在外人看来,我模样狼狈,离死不远。

  可实际上,那只是一口淤血,在梅花蛊的驱逐下,大部分子母蛊已经顺着梅花伤口流出。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