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鬼母?鬼母!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time:2019-05-15 21:22
上一篇:第418章 它们比活人重(感谢幻羽的白银盟) 下一篇:第41章 飞剑哥哥是个大色狼

  几个三阴宗黑袍道士,鬼气森森,二狗和他的小弟都已经拿着开刃的刀快冲到身前了,他们仍旧气定神闲。   “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想要在鬼修面前逃命,就凭你们几个还差的远!”  “那江得韬在我看来也没什么本事,连几个小混混都对付不了。 ”  “慎言,江得韬手段通天,不是你我可以议论的。 ”  “区区普通人而已,挥手灭之。

”  等到跑的最快的二狗已经冲到五人三米之内时,他们才做出反应,一个个露出诡异的笑容,各自从怀中取出七张黑色符箓按照一定的顺序打在身前。

  整整三十五张符箓散发黑气,搅动了整个新沪高中的阴气。

  “成套符箓?这是阵法?”我大吃一惊想要唤回二狗,但为时已晚。   “高健,蛇公曾见过你,还为你算过一卦,说你命中九锁,一旦全部打开,必定乘风化龙。

”蛇公的高度评价,让蛇千有些不忿,他冷着脸继续说道:“为了保证不出现意外,他老人家特别交给了我这套六道转轮大阵,阵法威力可以媲美上乘鬼道符箓,如果是在阴煞鬼穴中使用,威力还能再增三分!”  “六道转轮大阵?”我和蛊先生对望一眼,都没有听说过这阵法,但是只看这架势,阵法未铺开,手持割鹿刀的二狗便被禁锢在原地,那无法无天的欲鬼也被按在地上愤怒嘶吼,至于秽鬼早就逃到一边,双膝跪地,连阴阳鬼术的指令都不再听从。   “十殿阎罗掌控六道轮回,此阵之中,不分阴阳,可强行奴役生灵鬼物,所有入阵之人皆为砧板上待宰的鱼肉,能死在此阵之下,你高健足以含笑九泉了。 ”蛇千取出引魂鼓和驱魂鞭,唱起唤阎君的歌谣,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新沪高中各栋建筑里走出了一道道歪曲的鬼影,五年前新沪高中化为煞穴,五年时间内这里吸引了大量孤魂野鬼,它们有的只是根据身体本能,有的则是迫于大阵的威力,此时此刻全部从隐藏的角落走出。   一道、两道、十道、百道……  各种各样的鬼物,连实验楼内的陆谨都被吓的脸色苍白,悄悄退回到自己师兄身后。

  “健、健哥,现在怎么办?”二狗的几名小弟全部看向我,他们双股颤颤,从未见过这噩梦般的场景。

  我嘴角干涩,此时就算拼着暴露妙真心法,用出北斗大神咒也无济于事,鬼物的数量太多了。   蛇千显然也没有想到新沪高中会隐藏如此多的鬼怪,他连说了三个好字:“当初蛇公让江家修建新沪高中我还不懂其中深意,现在看来,这地方简直是得天独厚的养鬼之地,阴气化为漩涡,估计整个江城的鬼物都会被吸引而来!高健,速速交出你所修习的鬼术秘典,我或许能饶你一命,否则,定要让你尝尝百鬼分尸的痛苦!”  鬼影遍布校园,这个地方我来过很多次,直到今天才真正见识到它的恐怖:“第一次来新沪高中直播,我能活着离开,真是个奇迹。 ”  苦笑一声,这种局势已经超出我预计,谁能想到蛇公竟然会拿出媲美上乘符箓,并且比上乘符箓还要珍贵、稀少的阵法来对付我,放在其他稍小一点的道观,这已经是镇派之宝了:“不动则已一动惊人,蛇公老谋深算,雷霆出手,我拿什么来破局?”  在我思索之时,大阵中传出蛇千阴测的笑声:“交出鬼术秘典,你进入阵中,我可以考虑放了你的同伴。

”  “健哥,你别听他胡扯啊!”  “高健,此阵有去无回,你切不可上当。

”  二狗的兄弟和蛊先生都在劝我,但他们越是这样,我对他们就越感到愧疚:“你们是来帮我的,我怎么能害了你们?”  轻叹一口气,我松开握紧的手:“蛇千,此地百鬼围困,你先让我朋友离开,然后我再进入阵中,告诉你鬼术秘典。

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不答应,我宁肯自杀,也绝不会吐露出半个字!”  蛇千和周围的道士商量了几句,不时露出几声阴笑,终于得出结论:“鬼怪围困,谅你也不敢耍诈。

”  他甩动黑鞭,将二狗打出阵外。

  我赶紧过去扶起二狗,本想看看二狗身上的伤势,可谁曾想二狗的影子突然扭动,一道气息不弱于欲鬼的影子猛然窜出,抓起王语跳回阵中。

  那影子将王语带到蛇千面前,仔细一看才发现,这鬼物的长相竟然和蛇千一模一样:“哥哥,你做的不错。

”  他拧着王语的小脸,欣赏完王语痛苦的表情后,才扭头对我说道:“高健啊,高健,我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能炼化成鬼,你居然会相信我说的话,真是蠢到家了!”  他刺耳的笑声,让二狗极为自责,提刀就准备冲回去:“让我劈死这个王八蛋!”  “回来!”我抓着二狗胳膊,你带兄弟们先走,我还有一法可以破局。   “健哥……”  “你忘了来的时候我是怎么交代你们的吗?快走!”我脸上的表情无悲无喜,让彭冬和彭秋拖着二狗离开:“在回到江城市区之前,一切都要听蛊先生的,不可冲动。 ”  逼着他们走远,我才松了口气,我这个人不喜欢亏欠别人,没了后顾之忧,我双眼看向阵中的王语:“放了这孩子,我告诉你们鬼术全文。

”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想要带走这孩子,就自己进来求我!”蛇千枯瘦的手按在王语肩上,好像铁爪子一样,抓入肉中。   梅花伤口流出的黑血顺着手指滴下,我握紧拳头,掌心温热:“好!”  一步步走入大阵之中,眼前出现无数鬼怪的影像,也不知道它们是真实存在,还是大阵自带的幻术。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十次直播已经让我的心智如钢铁般坚硬,寻常妖邪根本无法引起我的恐惧。

  见我面不改色进入阵中,蛇千眼神微微一变,随后不屑一顾:“骨头很硬嘛,我就喜欢折磨硬骨头!”  他手掌再次用力,想要让王语痛哭,以此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可现实又一次让他失望,任凭他如何折磨,王语都没有哭喊,似乎是哭过了太多次,泪腺已经失灵。   “真是一对硬骨头,不过今夜我有的是时间让你俩开口!”  我走到五个黑袍道士身前,大阵内阴气数量是外面百倍,好像背负着一座巨山般,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难。

  “放了王语吧,他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  “无不无辜,你说了不算。 ”蛇千上下扫视着我:“你先背出你所修鬼术的总纲,让我听听。

”  “放人,否则一切免谈。 ”我态度很坚决,虽然在六道转轮大阵中,这五个道士给我的威压好似地府阎王一般,但是我依然面不改色。 我知道自己此时不能有任何退缩,因为我已经退无可退了。   “狂妄!进了转轮阵,还敢如此放肆,我看你是想要体验一下十八层地狱的折磨!”蛇千挥舞黑鞭抽打在我身上:“给我跪下!”  身上的鞭痕渐渐变多,见我不肯屈服,蛇千一把拧住王语的脖子,将他举在半空:“你忍心看他死在你面前吗?”  稚嫩的脸蛋憋成了紫黑色,王语双眼中几乎只剩下眼白,我双拳骨头发出脆响,牙根都快要咬碎:“住手,我……”  话音未落,周围突然一静,所有人都好像被掐住了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黑云遮天蔽月,远方的钟楼传来十二声钟响,在凌晨到来之时,整所学校的阴气如同沸水一般翻滚起来。

  心有所感,众人看向曾经藏匿桐槡符的教学楼楼顶,此时那里正站着一个浑身被黑发包裹的女人,她双眼死死盯着蛇千手中的王语,包裹身体的黑发慢慢散开,一个个怨毒的婴灵从她脚下钻出。

  恐怖的气息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打起冷颤,她轻轻抬手,似乎是准备连同头顶的天空一起撕扯下来!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